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内蒙古>农村文化>作家与作品
 
推荐:
字体选择:
 
枫叶红了
日期:2013-08-23 10:09 作者:幽兰萦梦 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点击:
 
下载文件:  

  编者按:源于暴伏时的一个不经意,将一段尘封的记忆再次翻晒,那深藏在心底的一丝柔情便也随着经年的回味而逐渐走进了现实。一片早已枯萎的红枫叶,记载着一段温馨的回忆。艳艳的红,青春的脸,甜蜜的爱,温婉的情,这一切都随着红枫叶的飘零而叠现于深情细腻温婉缠绵的文字中。感情起源于枫叶红了的季节,扎根于枫叶红了的季节,凝眸在枫叶红了的季节,分手在枫叶红了的季节,消失在枫叶红了的季节,回味在枫叶红了的季节。一个枫叶红了的季节,成为一辈子挥之不去的萦念,而音乐,则成为枫叶红了的季节最好的载体,也是维系一段情感不可或缺的纽带。秀美的文字,婉约的情愫,浸透在字里行间,流溢在方寸素笺之中。问好作者!

  东部沿海地区,一年四季分明,每年的六七月份,梅雨季节总会不请自到,而恰恰就是这梅雨季节,最是让人头疼。终日的阴雨连绵暂且不说,那湿润的空气足以让居家烦透了心。缘何?这一代由于濒临海边,常年遭受海风的侵染,原本就是气候温和空气湿润,而每至黄梅季节,那淫雨霏霏的日子,潮湿的空气无孔不入,由于缺少光照,即使是再讲究的人家也不乏丝丝霉味,故此,在这一带便也就有了盛夏暴伏的亘古习俗。

  暴伏真的挺累人的,赶着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将家中所有的被服全部要搬出去翻晒一遍,待完全凉透之后,再依次收纳到橱柜之中,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

  年年梅雨过后年年暴伏,已成了每年不可更改的一项事务,今年也不例外。连续几个艳阳高照的夏日,我在经过一趟趟的进进出出之后,总算把家里的被服全部翻晒一遍,及至收尾时,我便将壁橱进行一番收拾。在我抱出一摞相册之后,当抱书本时,突然脚下一滑,书本抛撒一地。就在此时,从一本日记的扉页中,悠悠然飘出一片恍若枯蝶般的东西。我好生纳闷,这是什么啊?待那片枯蝶悄悄地飘落到地面之时,我走进细瞧,哟!原来是一片早已枯萎的枫叶,曾经璀璨的红,历经岁月的沉积,早已失去了那份鲜艳,深褐色的叶片枯瘦枯瘦的,平展的没有了往日的活力,就连那清晰的脉络也变得模糊起来,只有那尖尖状若手指尖的叶头,似乎还能彰显出当初的依稀锋芒。

  轻轻地捡拾起这片枫叶,托于掌心,微微地低下头,将枫叶送入鼻端细嗅,一股淡淡的沉积经年的泥土清香沁入心脾。犹如一行醉情的文字,再一次勾起我曼妙的联想,也将我的思绪再次拽回到往昔的岁月之中。

  那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深秋季节,火红火红的枫叶,渲染着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璀璨与激情,这热烈似火的红霞仿佛对金秋情有独钟。正如唐朝诗人杜牧所描述的那样: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每当我驻足在这云染霞蔚的风景之中,我的身心便迅速地被这绝世的红所包围,所侵染。望着这片被金秋的夕阳晕染的枫林,血红血红的叶子,折射着夕阳的余晖,红遍了山,红遍了水,红遍了整个天地。那形状象五指伸开的小手的片片枫叶,是为金秋的到来而欢呼雀跃?还是为迎接这旷世的奇美而拍红了手掌?循着枫林遥遥望去,红彤彤的一片,好像一团团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焰,像火烧云,更像天女织就的一幅硕大的红毡,在金色的秋光中更显得蔚为壮观。

  朦胧晨曦中,携着一缕斑驳的鱼肚白,踱步在幽静的枫林小径,如水的雾霭,清澈枫林。深秋晨曦白云,夕阳红霞满天,将枫林织成一片温润凝绯的轻绡。抬眉细瞧,晶莹的朝露,洗却了白日的尘垢,枫的颜色,别样绯红,那状如温润的小手般的枫叶,闪烁着惹眼的喜色,在清晨冉冉升起的朝阳辉映下,如一团团燃烧的火焰,凝聚着激情,升腾着自信,仿佛是蛰伏已久的期待,终于在这一刻捡拾到这份烂漫,炫释美好与憧憬,在惊叹的目光中闪烁着青春的光华。

  岁月催人老,今日,当一颗秋心渐渐沉醉于岁月的年轮的时候,对往昔美好的回忆,时常会充韵心间。每当静走在秋的静谧里,便能感应秋风吹来岁月恬淡的回音。凝目间,细看身边纷纷飘飞的落叶,仿佛在时光的隧道中再一次与你回眸,相约秋末,那丝似梦非梦的感觉瞬间红了枫叶,醉了金秋。

  深秋季节里,驻足在幽静的小径之中,许是深秋的寒意还迟迟未有光顾,气候依旧很温润。极目处,路旁的花坛里依旧是一片姹紫嫣红,碧绿的小草映衬着花朵娇美的笑靥,仿佛展现的是另一个季节的缩影。放眼四周,秋末的五彩缤纷在这秋风里尽展妩媚妖娆。柔润水洗的小草,淡淡的馨香,已尽的落叶,构成一幅秋日静美旷远的画面。轻轻地拣拾起一片落叶,将秋的温情收拾囊中,留在心底,不忍如此断然地舍弃,只想将它写进厚厚的诗书里,想像着它就是那沉醉千年的唐诗宋词里遗留下的飘逸着瀚海点点墨香的诗意古韵。

  驻足在秋日黄昏的郊野之中,感受着清高旷远的安然与娴静,侧耳细听,悠然飞翔的鸟儿在秋风里“啾啾”地鸣唱,仿佛传播着远古的福音,用沉寂和默然清洗着心灵的天空。此刻,柔柔的心房中,一席似水的柔情在泛滥,一抹浅浅的微笑溢上了眼角眉梢,只为这片刻的凝思。遥望流年,深远的天空,咫尺的距离,千言万语,柔肠百转,只想凝固住曾经一起走过的安静而又短暂的光阴。也许,在这温婉缠绵的清秋里,红红的枫叶,泛着盈盈的光泽,浸透着幽幽的情思,翘首天空一弯澄明洁净的皓月,似吟哦一段风月的芳韵。品味不尽秋的幽邃,汲之不绝秋的遐思,于深秋的年轮之外,打开轻盈柔软的青春的记忆。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杜牧的一首《秋夕》道不尽红尘中一腔愁绪,满腹心思。

  打开尘封的记忆之门,扑面而来的是流年的况味和岁月的印记。依稀记得那也是一个枫叶红了的季节,在一个月朗风清的蔚蓝色的月夜,在友人的盛情相邀下,我们在人生跋涉的路途上不期而遇。毫无心理准备的我,当时对人对事的心境很淡然,甚至可以说很冷漠清傲。我当时也不知这是友人夫妇设置的一个“鸿门宴”。饭桌上的推杯换盏、触筹交错,我也只认为是对朋友间的相聚而举行的一场宴会。面对陌生的你,我没有半句多言,只是和友人夫妇谈笑风生。而你也显得大方得体,谈笑自如。酒席散去,朋友神秘地将我带到一僻静之处,询问我的感觉如何,只问得我一头雾水,不知所以然。朋友诡秘地一笑,丢下一句明天继续便似旋风般飘飘而去。

  是夜,一切便如约而至地继续上演,今夜的你颇显热情,频频劝酒夹菜,而我,仍是显得有几分木然。此时在我空白的心海中,没有太多的杂念,唯有一泓静如死水的秋潭。

  也许,是受你的热情感染,也许,你的人气本就旺盛。心如止水的我,一湖的冰封竟是被你慢慢地融化,一潭静静的秋水也因此而泛起了丝丝涟漪。

  如华的月色,轻拢着秋夜微薄的凉,淡淡的雾霭似轻烟般笼罩着秋风下静谧的夜空。沐着秋风,流连在那片枫林下,如霞的红衬映着青春朝气的脸,彰显着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细数着斑斓的红,凝目着璀璨的艳,我的双眼在一片嫣红中仔细地搜寻着。突然,我的眼球定格在一片娇嫩的红叶上,有心想伸手摘取,可就差那么一点。于是,身材高挑的你轻舒猿臂,探手摘取。当你把那枚带着你手中余热的嫣红的枫叶轻轻地置放于我的掌心的时候,我宛若孩子般地雀跃着如获至宝,并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生怕它有个闪失。回去后,我便把它轻轻展平,夹到我日记本的扉页中……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多少次徜徉在月色中,多少次流连在秋风里,多少次驻足在枫林下,多少次沉醉在温情中,享受着如沐的秋风,享受着星光的斑斓,享受着婆娑的天籁,享受着唯美的一刻。

  在别人的眼中口中,都说你貌若潘安,是男人中的绝品。可是在我的眼中,我只觉得你只是芸芸众生之中一个具有着七情六欲的实实在在的个体而已。每每和你出行,那羡慕的眼光不离左右,刺得人浑身不自在。我曾以调侃的口吻问过你:“你乃一介风流倜傥人士,怎么会喜欢我一个资质平平之人?”你总是浅浅一笑,悠悠说道:“只因你的与众不同,只因你的气质颇佳,只因你的清雅孤傲,只因你的端庄娴雅。每每看着你澄澈温柔的眼眸,心中便会有着丝丝的萌动。你的眼神太清明,仿佛一眼就能够洞穿到你的内心。而别的女孩眼神琢磨不定,漂移中暗藏几许狡黠。唯有和你在一起,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空灵静谧,仿佛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

  也许,我们能够短暂的相聚,音乐是媒介,更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你的房间总是收拾得一尘不染,你的衣着永远都是平展的没有一丝褶皱。酷爱音乐的你,知道我喜欢唱歌听歌,为此,在那个经济尚不算发达的年代,你买回来一台唱机,并买来我最喜欢的歌带,每每我走进你的房间,就像流连在音乐的殿堂。你说过,你最喜欢听我唱那首《山茶花》,那委婉的声音如梦如幻,能勾起人无尽的遐想;你还喜欢听我唱起那首《我心爱的小马车》,你说听到这个首节奏欢快的歌曲,恍若回到了少年时代;你更喜欢我唱的那首《珊瑚颂》,你说那清丽纯净的歌喉宛若天籁之音。而我,却喜欢看着你一边弹奏吉他,一边沉吟,有时你会用低沉的歌声自弹自唱。你最爱唱的就是那首《小小的我》,每每唱起,你的神情便宛若孩童般天真可爱、烂漫纯洁。

  音乐,曾让我们陶醉,音乐,也曾让我近距离地靠近你、欣赏你。

  一次,我侧身斜靠在床上,你坐在床边,手里抱着吉他,低垂着头,轻轻地弹拨着琴弦。我微微地抬起头,看着你恍若剪影般的侧面,当时,我的心里冒然一惊。的确,从我们开始相处至今,尽管别人夸你如何英俊,可是我却从未真真切切地欣赏过你。今天,当我静静地凝眸你的一瞬间,不觉得怦然心动。你,的确很英俊,浓密的黑发,白皙的皮肤,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充满了睿智,那宽宽的双眼皮在低垂的眼睑上,显得层次更加分明,高挺的鼻梁如悬胆,唇如蔻丹不点自红。良久,当你从音乐中回过神来,看到我痴痴的眼神不觉一怔,我也从神志恍惑的失态中悠悠醒转。我们相视一笑,和着轻快的琴音,《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我的中国心》、《梦驼铃》、《美酒加咖啡》、《兰花草》……一曲曲歌曲从我们的心底流出,在不大的房间内回旋、飘荡……

  时光总是无言,当秋风乍起,吹散一树红枫叶的时候,那枯黄的秋叶好似在向人们诉说不久前的美丽及光彩照人的葱绿。在自己短暂的生命里,无悔的倾心怒放那生平唯一的绿色。直至秋的来临,它才依依不舍的带着那个酝酿已久的梦想,在秋风阵阵寒意的催促下,万般无奈的离开了大树,告别了那份葱绿。

  由于客观的原因,最终我们友善地分手了。你说,还希望我们能够像朋友一样相处,我也慨然应允。可是,生性沉静的我,即使走在摩肩接踵的大街上,也很少将目光四处游移,为此,也曾遭到你的误解。有几次在大街上偶遇,你远远地向我打招呼,而表情木然的我却一点不知,你只以为我在故意不理你,为此还感到小小的伤心。也算我们还有一面之缘,终于有一次,我们在大街上再次相遇,你的一声亲切的问候,我的一个温暖的微笑,驱散了你心头的阴霾,看着你依旧是激情如火的眼神,我为你而感到释然。

  之后听说,你在一个枫叶红了的季节,在父母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之下,终于屈从了父母的安排,和一个你并不爱的女人结婚了,婚后,你们常常处于冷战之中……

  后来,又听说,依旧是一个枫叶红了的季节,你们结束了短暂的婚姻生活,分道扬镳后踏上了各自的人生旅途……后来的后来,便一切渺无音讯了。

  今日,又到了枫叶红了的季节。走在那片梦中的红枫林下,飘飘的枫叶是我无寄的孤魂,点点的落红是我一地的心碎。我站在岁月的风尘里等你,风沙漫漫地撕扯着我的疼痛。我站在如绵的雨中等你,雨滴沉沉敲打着我的无助。攀上岁月的巅峰,极目远遥,瀚海无边,望尽千帆片片皆不是你归航的方舟;凄清的雨夜,独倚斜栏,天地间,唯见枯草茫茫天地相连,却再不见伊人的踪影。等你,我已站成了蓠边的瘦菊,等你,我已燃成窗前的烛滴。而今,纵有千丝万缕的柔波萦绕在指间,而你,早已远逝成一道流年的风景,成为一个生命年轮中特定的标志。

  暮色催人,缓步行走,拈一片枫叶,融一串眷恋,许一行祈愿,在这个深秋里绽放收藏。悄悄地将心谱满了秋的乐章,秋的静美,秋的凄清,秋的足迹……枫叶红了,枫叶落了,枫叶成为一抹思念中亘古不变的嫣红。而我,独喜欢在夜阑人静之时,小心地翻阅自己的心情,就像驻足于这个感伤的秋季,独坐轩窗,遥对明月,凝眸苍穹,举目河汉星辰,唯黯然神伤、萦念缠绕。铺开宣纸执笔,无意中再度触及我那伤感的字眼,为此便也扯得哀伤片片,揭起了那份落寞的情怀。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夜阑珊、星光寒,清辉照影孤自怜,泪雨湿红笺,且把清愁遥寄月,化作翩翩枫叶情。

  相关链接
2013-04-23
2013-04-23
2013-11-08
2014-12-11
2014-11-24
2013-02-19
  最近浏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