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内蒙古>农村文化>作家与作品
 
推荐:
字体选择:
 
情深一往
日期:2014-02-28 14:55 作者:喻文华 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 点击:
 
下载文件:  

  “z老师,您好!”

  z老师听说有客人来访,立即从闹哄哄的彩票站走了出来。揉揉昏花的眼睛,对面前这位50岁许的中年女子,登大眼睛回忆着.

  “你是?”

  “我是您教过的学生。这次回旺苍,听说您在原先的756家属宿舍住,特地来看望您。哟!看您惊诧的目光,可能认不到了吗?”

  “哎——教了三十多年的书,教过的学生太多咯。再加上培训的学员,那就更多哟!你们——原先为一个个亭亭玉立花枝招展的小姑娘,现在都已经养儿育女,事业有成,真正成熟了。不仅体型、口音变了,连脸型都发生了变化。这些年,我的变化太大了,一时间我——我——我——莫笑老师啊!请问,你当时在读小学、还是读初中?是来自车队的,还是机关的?”

  “老师嘢——,我嘛——既不是车队的,也不是机关的!”这位俏丽的中年女子,两手摊开,脸上滑动着天真调皮。

  “那——那是哪个单位的?”

  “我家住在嘛——县委机关,姓名嘛——老师,您慢慢想,慢慢想!哆哆来哆—咪咪来哆—咪咪来咪哆……来多西啦——哆哆哆。”中年女子任然调皮捣蛋,竟然哼唱起来,给z老师留下许多悬念。

  望着那约1米6左右窈窕的身材,虽然已经走进中年的集合,但只见她留着“小男式”运动头,上穿一件银白色的拉链服,下着一条藏青色的牛仔库,寒风中更显风姿绰约,成熟中透着精明,话语中露着品味。虽说是岁月不饶人,依然绽放着醇厚的芳香。

  思绪滚滚,一浪高过一浪。z老师放开记忆的闸门,翻箱倒柜,从脑海中找寻,搜寻……

  身材高挑,天真调皮,谈吐得体,较有品味。她是范丽娟,她爸是宣传部的?是刘秀红,妈妈是农工办的?但她们都没有高挑的身材,更没有这样天真调皮!县委机关的学生,就是这么几个嘛。可——可,咋都挂不上号哪!

  她到底是谁呢?

  “咪来—咪来—多,来多——西那多”一句清脆的哼唱环绕在耳边。“这不是

  红色歌曲《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里面的旋律吗?”“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美帝国主义必然灭亡,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z老师小声哼唱起来。在音乐中思绪信马由缰,犹如在广阔的大草原上纵横驰骋。突然,电光石火闪过脑际。“哎呀!她是m小玲。她爸爸是原县委老领导。为工作上的事情我还到过她家呢!你看--我这记性。老了,老了确实是老了。”记忆犹如加速器,冲开闸门后,快速流曳。“那是1975年得冬天,旺苍修建双【汇】国【华】公路。由县城所在地百丈公社领导,组织一批爱好文艺的知识青年,组成”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前去慰问演出。我是局中音乐教师,被委任为导演。m小玲因为人才出众,文艺天赋,加之她的社会背景,自然而然就成为众星拱月。成为自然的明星——领舞和领唱。那个年代,凡事都容易上纲上线。稍不留神,就会终生遗憾。积极慎重,是当时普遍的心态。我当然更要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为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突出工农兵“高、大、全”的特色,我给他们反复讲解一句句歌词,示范一个个动作。让他们带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的去唱,去跳、去演。一天天,同吃同住。一次次,我们爬山涉水。在交流中,我们心儿近了;在排练中,我们感情深了。我和m小玲,台上我们共同表演;台下我们多次交流。为工作,为下队,我们操心操劳;为演出,我们呕心沥血,结成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记忆随着夜色,越来越深。

  相关链接
2015-02-03
2014-04-21
2014-04-01
2014-03-13
2014-02-28
2014-01-03
  最近浏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