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市场>经济评述
 
推荐:
字体选择:
 
“高租低返”让土地流转各方利益再放大
日期:2018-09-10 09:59 作者: 来源:农民日报 点击:
 
下载文件:  

  任振宇杨振辉

  1

  租返自由激活乡村土地价值

  “西瓜刚卖了,你看我还是将这块地‘还’给合作社吧!”日前,河南省淅川县毛堂乡龙泉村村民王建伟找到丹水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张东普,提出了一个请求。原来,他种西瓜的3亩地,是从他6年前租给合作社的田地中“返租”的。“土地租给合作社,每亩年租金400元左右。若要‘返租’土地耕种,每亩只需付给合作社100元。”王建伟笑着说,去年看准西瓜行情好,今年从合作社“返租”3亩地种西瓜净赚了9000多元。

  原本在外地种植中药材的张东普,2011年回到家乡淅川县,看中该县毛堂乡的气候环境及土地资源,从村民手中租赁土地建立中药材基地。7年间,他租赁的土地从1个村扩展到18个村,面积从50亩增加到近千亩,并成立了中药材合作社,发展金银花、黄芩、柴胡、栀子等,去年销售额突破600万元。“地虽然流转出去了,但一些留守村民仍然有种地愿望。”张东普说,合作社与农民是“鱼和水”的关系,所以从一开始就尽量反哺当地村民,“高租低返”的灵活耕种模式,完全打消了农民无地可种的顾虑。

  毛堂乡龙泉村村民杨青波有5亩地租给了丹水中药材合作社,平时夫妻俩一有空,就帮合作社干农活,等于一块地有两份收入。今年夏天,他看到甜玉米销售价格高,于是找到张东普“返租”了1亩地种下秋玉米苗。有农民问张东普,这农田“高租低返”,合作社不就吃亏了吗?这亏本的买卖咋做?张东普笑着说,土地耕种需要解决农作物轮作问题,每年有一部分土地要轮换种植其他作物。农民有需求,返给他们种瓜果,然后再还给合作社种药材,解决轮作,保持肥力互补,两不误、两得益。

  目前,毛堂乡农民的“返租地”已有300多亩。“一直以来,毛堂乡大量劳动力外出,不少土地抛荒或半抛荒。”毛堂乡党委书记王志斌说,自从推出“租返自由”的耕种模式后,乡村的土地价值得到了进一步激活。合作社长期流转的土地中,有近一半原来是撂荒地,这些土地现在的年亩产收益,都在5000元以上。

  2

  利润按比例分配,实现了土地“二次利用”

  8月10日清晨,淅川县上集镇青龙村核桃种植园区一派繁忙景象,十几名村民正专心致志地在长势良好的黄豆地里除草。“趁早上天气凉快,大家加紧干,看这长势,今年大伙儿的收入肯定不会比去年差。”淅川县旭阳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丰军一边干活,一边给大家鼓劲。

  “这些土地你们不是已经流转给别人栽核桃树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种黄豆呢?”面对笔者的疑问,正准备休息的青龙村村民李兆山说:“这不有‘反租倒包’嘛,我们把土地流转出去,合作社再把那些没成林的土地从流转土地的业主手中返租回来,组织大家种些花生、黄豆之类,我们既得了土地流转费,又挣了工钱,划得来。”

  “你还少说了一样,我们还有分红哩。”一边除草的青龙村村民张富江接过话头说道:“我们家去年流转了3亩土地,一亩土地的流转费大约是400元,3亩就是1200元。在合作社务工每天的工钱是60元,去年合作社组织大家种的是花生和青菜,收成很好,除了务工费,我们每人还有近200元的分红。”张富江告诉笔者,他没想到已经流转出去的土地还能再返租回来种,仅他们家的3亩地一年就能收入8000多元,这在农村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上集镇党委书记范海明告诉笔者,近年来,镇里在青龙村、杨营村联片发展核桃种植园区。园区由河南绿源综合农业有限责任公司和淅川县渠首核桃专业合作社联合管理,共流转土地4000余亩,目前已成林3000亩。“为了让那些未成林的土地充分发挥效益,镇里提出了‘反租倒包’模式。”范海明说,所谓“反租倒包”,就是种植业主从农户手中把土地流转出来,然后在不影响作物生长的情况下,将未成林的土地再免费返租给合作社。由合作社组织农民进行林下耕种,产生的利润大家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分配,在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的同时,实现土地“二次”利用。

  3

  公司、合作社、农户各有所得,利益均沾

  农户对这种做法有什么反应?在地里干活的村民你一句我一嘴地说开了,“反租倒包”这种模式好,他们十分乐意。杨营村村民杨巧花说:“像我们这样五六十岁的农村妇女,出去打工既不好找工作,又照顾不到家里。现在合作社把大家组织起来干活儿,种什么、怎么种都由合作社做主,自己一点都不用操心,而且离家还近,大伙儿当然愿意。”

  2014年底,淅川县旭阳种植专业合作社想带领村民规模种植黑花生,却遇到地块太过分散,不便集中管理的问题。为此,镇里与河南绿源综合农业有限责任公司协商沟通,决定以“反租倒包”的形式将公司流转的、未成林的土地重新集中起来,并统一配套水电等基础设施后交由合作社进行林下耕种,具体的利润分配由双方自行商定。

  “去年,我们合作社从绿源公司转租了300亩土地种植黑花生和青菜,绿源公司负责提供种子,所获收益的20%归公司所有。一年下来,产值近100万元,除去公司的20%及农民务工和社员分红支出,合作社仍有不少利润,十分划算。”王丰军掰着手指算着,如果合作社自己流转土地,300亩土地的流转费大约需要12万元,并且还要搞基础设施建设,前期投入大、见效慢,“反租倒包”不仅给流转土地的村民吃了“定心丸”,还为合作社建设提供了便捷服务。王丰军说:“今年我们返租了60亩土地种植黄豆,准备下半年再种些蔬菜,目前有三四十名村民在合作社务工,如果效益好的话,明年我们打算扩大规模,让更多村民受益。”

  “这种模式对流转土地的业主来说,同样有利无弊。”范海明表示,绿源公司将未成林的土地返租给合作社,不需要专人进行管理,每年可以节约七八万元的除草、管理等费用,并且还能产生一定的利润。同时,公司要求合作社必须按规定有序耕种,种植的农作物不能对地里的核桃树造成伤害,否则公司有权收回土地。可以说,“反租倒包”模式实现了公司、合作社、农户“三赢”的局面。

  由于在未成林的土地上耕种技术要求较高,村民单家独户无力完成,同时也为了更好地推广“反租倒包”模式,上集镇要求全镇各级党组织积极开展“支部示范园,党员试验田”创建工作,上集镇杨营村党支部产业示范园便是其中之一。今年,杨营村党支部从绿源公司返租了60亩土地,成立产业示范园,聘请专业技术人员,指导村民种植黄豆。“我们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支部示范园的创建,将全镇未成林的土地充分利用起来,增加土地利用效益,推动全镇产业发展和集体经济壮大,带动群众致富奔小康,促进农村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范海明如是说。

  相关链接
  最近浏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