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市场>经济评述
 
推荐:
字体选择:
 
数字乡村建设让农民更幸福
日期:2022-08-05 14:24 作者:王晶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下载文件:

  用物联网监控作物生长、智慧物流将花卉送进城里、用手机通过服务平台咨询农业问题……日益普及的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数字化技术,改变和重塑着乡村生产生活。在广大农村地区,数字化给乡村面貌带来新变化,助力农民过上更好的日子。

  借助手机轻松干农活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王泗镇涌泉村,插满晚稻的田地里绿意盎然。村民钟艳萍正使用手机APP查看地里的作物长势。哪块地有病虫害了,收到系统发布的预警信息后,只要跟着导航找过去就能实施“救治”。

 

  一个手机APP凭啥这么科学精准?钟艳萍说:“农田里装上了物联网探头,土壤情况、空气湿度、温度等信息传到大邑县数字农业服务平台,技术人员再根据数据指导我们。”此外,种子播撒、作物施肥也能通过服务平台预定无人机代为操作。借助手机,农民完成农活更省力。

  夏橙熟了,卖个好价是橙农关心的事。市场收购价如何?电商销售价和市场批发价怎样?在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三峡柑橘产业大脑”利用大数据为脐橙产销各环节的价格走势提供“市场晴雨表”,怎么卖更划算一目了然。

  数字农业服务平台、“产业大脑”……这些管理手段正是大邑、秭归作为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地区的创新成果。2020年,包括大邑、秭归在内的100多个区县被列为国家数字乡村试点地区,两年来这些试点“开花结果”,数字化的农业模式逐渐成型:耕、种、管、收等环节与物联网、无人机遥感等新技术相结合,田间管理更加数字化、智能化、可视化。

  靠一部手机、一个系统辅助农业生产,同时还意味着农民使用现代信息技术的步伐不断加快、农民日益接纳数字化的生产方式。6月,人社部公布了18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出现“农业数字化技术员”的身影。浙江工业大学文化与法制研究中心主任石东坡指出,该职业既是农业技术员的“升级版”,又是数字化服务的“专办员”,是数字化、网络化、产业化融入乡村经济的必然,也是农村农业积极拥抱数字化的体现。

  蒜农做电商生活有滋有味

  在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卜集镇,90后“新农人”张金鹏的大蒜加工仓里一片忙碌,工人们正麻利地给蒜头剪杆、装袋、称重。4年前大学毕业后,张金鹏返乡做起了电商,专门销售家乡种植的大蒜。“初期,生意惨淡,每天就一二十单。发现拼多多平台上的教学社区后,我每天晚上学习、白天实践。摸索一个多月就日销上千单了。”张金鹏说,随着交易量上升,他的加工区从自家小院搬进了2000平方米的仓库,工人也由他的父母和姐姐扩大为一支由130多名周边乡亲组成的团队。

  “快递+电商”融合发展的模式已在卜集镇趋于成熟。小蒜头搭上电商快车,当地蒜农的生活有滋有味。“为扶持电商发展,我们一要增加利润,二要降低成本。”卜集镇副镇长陈文康说,商户反映快递贵,他们就请县邮政管理局与快递公司洽谈,将大伙的快递拼车处理;商户需要场地,镇政府便牵头建设农产品加工基地。“电商模式大大缩短农产品的流通链路,稳定了收购价格,增加了农民收入。同时,电商企业需要工人,有力拉动了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电商留住了大批年轻劳动力,照顾老人孩子也更方便。”

  有专家认为,数字乡村不是简单地将技术运用于生产生活,更是以数字技术为手段,推动生产生活方式发生转变,进而促成农业农村转型升级。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霍鹏认为,数字技术与农业生产深度融合,能够催生出兼具高生产率、强预测性和适应气候变化的生产系统;社会服务数字化使高质量公共服务尽可能覆盖到农村地区,提高农民生活质量。

  数字乡村建设近年来受到高度重视。2018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首次提出“实施数字乡村战略”,此后《数字乡村发展战略纲要》《2020年数字乡村发展工作要点》《“十四五”全国农业农村信息化发展规划》《数字乡村发展行动计划(2022-2025年)》等有关政策文件印发,有力促进数字乡村建设驶上快车道。

  线上平台提升乡村治理效率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现有行政村已全面实现“村村通宽带”,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为57.6%。此外,根据农业农村部印发的《“十四五”全国农业农村信息化发展规划》,截至“十三五”末,全国行政村通4G比例超过98%,5G加速向农村地区覆盖,基本实现农村城市“同网同速”。

  得益于乡村信息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数字乡村建设渗入乡村生活的众多场景。以前,办事要到村委会走一趟,现在,不论办理医社保还是宅基地审批、临时救助,在线上服务平台反映,就有相关人员负责跟进。过去看病就医要长途跋涉到县城大医院,如今有了远程医疗就诊服务,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专家诊疗。数据多跑腿、村民少跑路,办事效率更高、生活更舒心。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化一头连着村民,一头连着政府;一边是通过数字化服务享受新生活的村民,另一边是使用数字化手段进行乡村治理、更好服务大众的政府。村民逐步适应数字化,也一定程度上激发了乡村数字化治理新体系的建设。中国农业大学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教授李道亮说,“互联网+政务服务”已初步实现全国49.2万个村民委员会信息集中汇聚,各类“网上办”“掌上办”“快捷办”APP和线上服务平台有效提升了基层乡村治理效率。

  日前在浙江德清举办的全国数字乡村建设现场推进会上,有专家分析,乡村治理的最终落脚点在于提升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而建设数字乡村的根本也在于惠民利民。当下,数字化正在赋能乡村治理,让农村更宜居,让农民生活更便利。

  相关链接
2022-08-03
2022-08-02
2022-08-02
2022-07-29
2022-07-28
2022-07-26
  最近浏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