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世界农业
 
推荐:
字体选择:
 
荷兰研究案例——如何根除猪星炎
日期:2014-02-10 16:35 作者: 来源:上海农业网 点击:
 
下载文件:  

  一直以来,始终没有完全弄清楚导致生长发育缓慢的萎缩性鼻炎是由哪一种病原体引起的。自从多杀性巴氏杆菌产生的毒素被认为是引起本病的主要原因以来,荷兰正尝试举全国之力逐步消除本病(图1)。兽医专家Maven deJong博士向我们讲述了在根除本病的过程中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还有哪些事情需要我们继续努力(图2)。

  Marten de Jong博士指出:用“萎缩性鼻炎”来命名疾病的名称并不确切。鼻炎指鼻的一种炎症,但实际上它是一种由毒素引发的疾病。De Jong说,“将这一疾病命名为巴氏杆菌中毒性鼻炎也许更恰当些。一旦一个名字被很多人用熟后就很难再更改了。”

  他66岁,是一位著名兽医和独立顾问师,曾经在荷兰动物卫生局工作了25年多。他因研究猪的呼吸系统疾病而著称,这些呼吸系统疾病曾给养猪生产带来很多问题,并且已被纳入日益扩大的疾病控制和根除方案中。他不断地呼吁荷兰畜牧业要更加关注本病,并尽可能地阻止本病的发生。

  l致病机理

  萎缩性鼻炎是由多杀性巴氏杆菌和波氏杆菌产生的各种皮肤

  坏死毒素引发的一种疾病,可引起幼龄猪鼻甲骨、鼻软骨和鼻骨变形。由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菌产生的毒素在适宜条件下有毒害作用。随后多杀性巴氏杆菌开始定植,并产生大量的毒素,从而引发能持续导致经济损失的疾病。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细菌,在萎缩性鼻炎的致病机理中扮演重要角色,甚至长期被认为是导致3周龄内仔猪发生萎缩性鼻炎的主要原因。支气管波氏杆菌能够导致鼻腔黏膜发生炎症,这种炎症是多杀性巴氏杆菌快速生长的理想环境。

  De Jong解释说,“当幼龄仔猪同时感染这两种细菌时,萎缩性鼻炎的发生更加容易。然而,在理论上,仅多杀性巴氏杆菌就能引发这种生长发育迟缓、对经济影响巨大的萎缩性鼻炎。多种病毒和细菌都能够导致猪鼻腔内黏膜的炎症,甚至空气中大量的氨气也能引发此类炎症。因此,理论上,萎缩性鼻炎的发生不需要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的存在。”

  猪呼吸道中只要存在数量相对较少的多杀性巴氏杆菌,不需定植就足以导致本病的发生,而且这种细菌很难被检测到,De Jong补充道:“这种细菌感染后的潜伏期很长。”多杀性巴氏杆菌知道怎样将自己隐藏到扁桃体隐窝的最深处。De Jong认为,一款对渐进性萎缩性鼻炎能起到良好预防作用的疫苗应当同时对这两种细菌有作用,“当然,该疫苗应能够对多杀性巴氏杆菌产生强烈的抗毒素反应。但它仍应该能够作用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以确保疫苗不会产生粘附反应。”

  2临床症状

  大多数情况下,渐进性萎缩性鼻炎发生在3-6周龄的生长猪。本病可以通过打喷嚏、泪斑、鼻出血并伴随生长迟缓的临床症状进行诊断。

  随着猪的生长,因鼻骨变形萎缩性鼻炎最终导致猪鼻缩短起皱,同时这将导致猪的上颌骨比下颌骨短(图3a、h)。这使得猪采食时感觉疼痛,进而使采食更加困难。这一情况导致患病猪在采食时处于不利的地位,因为保育栏内的仔猪总是以竞争的方式进行采食。De Jong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萎缩性鼻炎破坏了鼻部的空气过滤功能,而使肺部更容易受到损伤。因而这些猪更容易发生肺炎。”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大量的毒素也可以破坏肝脏和肾脏的功能。

  3渐进性萎缩性鼻炎的控制

  囚采取了综合防治措施,荷兰在本病的控制上名列前茅。得益于国土面积相对较小以及有组织的基础设施,多年来,在曾祖代与祖代育种单位间,以及荷兰动物卫生局与荷兰肉品和家畜管理委员会间一直有着密切的合作。他们共同制定了一项进行目标(target approach)来控制猪渐进性萎缩性鼻炎。

  在全国范围内,动物卫生局为畜牧生产企业提供动物保健计划和实验室检测设备、制定针对不同年龄段种畜的PCR检测方案、帮助曾祖代和祖代育种单位仅出售无多杀性巴氏杆菌毒素污染的种畜产品。原理是,向阳性母猪群中引入阴性、免疫的母猪,将会生产出阴性仔猪群,因为母猪的免疫力(母源抗体)可以通过初乳传递给仔猪。对许多猪场来说,通过3-5年的努力后,当所有的母猪被新的小母猪取代后,理论一}:猪场应该无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菌污染,之后可以不再需要进行疫苗免疫。

  然而,在实际生产中,为了避免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在猪场蔓延,某些管理措施和生物安全意识很重要。如,后备母猪可能在接种疫苗前已感染杀性巴氏杆菌。而且高龄母猪可能是多杀性巴氏杆菌的携带者而竟然不发病,这可能是一个潜在威胁。

  他接着说:“在拥有肥育设施的大型育种公司内,母猪舍与其余的饲养设施完全隔开,以避免交叉污染的发生一不允许疾病从育肥猪舍返回到育种猪舍。”

  De Jong指出:“高龄阳性母猪所产仔猪同低龄阴性母猪所产仔猪的混养是一项危险作业。另外,全进全出制必须得到严格的执行。如果将不同年龄段的猪混养在一起,可能已经埋伏着感染的风险。”

  然而,各种预防措施均得到执行,本病可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从而疫苗和抗生素的使用可以减少。尤其在欧洲,这会带来显著的经济效益。如果有必要,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通常可以使用磺胺类药物来进行控制,杀灭巴氏杆菌可用强力霉素或青霉素进行治疗。

  4人在本病的传播中所起作用

  在本病得到完全控制前可能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路要走,De Jong说,“我们经常不得不问自己——本病是怎么会反复发生。为什么在某些地方这个问题一直存在?这肯定有共同的原因。”

  人对本病的发生可能起到最关键作用,De Jong说:“在雇佣猪场工人前,应检测他们是否感染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菌。”几年来,通过对不同猪场的考查,似乎有证据表明,交叉感染可能是通过人进行的。据悉,约有30%的荷兰猪农患有慢性支气管炎,他们呼吸道携带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菌的风险较高,有的猪农甚至因此住院治疗。如果他们在猪舍的地板上吐一口痰的话,这可能足以使猪受到感染。”De Jong-说,“由于淋浴对清理人呼吸系统中的病原体并没有帮助,因此戴两用口罩可能是~种解决方法。该口罩不仅能对吸入的空气进行过滤,而且还能对呼出的空气进行过滤。”

  5萎缩性鼻炎的控制

  目前,本病在荷兰已不构成大的威胁——本病在多年前就已从必须呈报的动物疾病名单中删除。这一进展已经使其他许多国家受到了鼓励,实施了相同的控制措施,如比利时、奥地利、德国和瑞士正在实施经过改良的荷兰疾病控制方法,以便达成更加完善的全国性控制方案来战胜本病。

  与荷兰一样,丹麦也实施了严格的有组织的预防控制计划;丹麦甚至宣布已在国内的种畜群中已完全根除了产毒素性多杀性巴氏杆菌。De Jong表示,“在过去二十年中,丹麦非常关注特定病原体清除计划的进展。”在育种金字塔结构的顶部,与红色区域对应的种猪中已完全根除了一些疾病,如伪狂犬病、疥螨、猪痢疾以及萎缩性鼻炎。

  有组织的预防控制本病可能已经获得成功。20世纪80年代,大约50%的种猪场呈渐进性萎缩性鼻炎阳性。目前,荷兰的曾祖代和祖代猪场已完全根除了本病,并且超过99%的生产基地也已经消除了本病。

  然而,对De Jong来说,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改进和提高的空间,他倡议将屠宰企业也纳入需要关注的范围内。“在我看来,肥育猪生产者也应更加注意购入及生产的猪只健康状况。生产者太快地转向药物和针剂。因此,应当建立一项制度,如果屠宰企业发现有任何健康问题的猪,他们可以将适当的钱扣下来。但不幸的是,屠宰企业通常热衷于让屠宰线满负荷运转。”

  然而,迄今为止,生产者还没有感觉到这种压力,正是这种自由的状况让De Jong不能完全确定荷兰已完全根除了本病。DeJong说:“我担心本病可能没有彻底消失。”

  “兽医同行们让我能时刻了解各个猪场情况,当传统疑似猪场发生猪萎缩性鼻炎时,他们也会告知我。他们有时告诉我:我不是很确定,这里到处能够见到那种奇怪的可疑猪鼻……”“大多数情况下,这按非渐进性萎缩性鼻炎处理。在仔猪不能获得足量抗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母源抗体的猪场,这种情况有上升趋势,例如,在产仔数较多的窝内或初乳产量不足时。借助现代PCR技术,对这些细菌以及多杀性巴氏杆菌进行准确的诊断很容易做到。”

  相关链接
  最近浏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