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信息网
PPT播放返回首页>

“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

——基于沪浙鄂贵农村一线的实践

日期:2017-05-19 作者:研究与规划处 尹国伟 来源:农业部信息中心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事,大家下午好!

  我是信息中心研究与规划处尹国伟,来自山东西北部的农村,是农民家的孩子,一口气读了二十多年书,2014年在中国农科院农业信息所一毕业就到了信息中心工作,今年是第三年,刚好是信息中心成立的第三十年,感觉特别有缘分。能有如此机会向大家作汇报,实乃三生有幸。我汇报的课题是“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基于上海、浙江、湖北、贵州农村一线的实践。

  内容包括,对“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形势研判、案例分析、提出的观点和建议。

  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互联网+”,紧接着7月份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同年8月,习总书记在吉林调研时特别强调,任何时候都不能忽视农业、不能忘记农民、不能淡漠农村。农业、农民、农村,简简单单的三个词、六个字,关乎中国的根本。农村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治理对象势必要特别关注农民。

  我国有着悠久的农业文明,农民在中国历代变迁中,尤其是新中国发展历程中,扮演过重要角色。解放战争时期,农民抡起锄头种地,扛起枪打仗,为解放战争取得胜利立下汗马功劳。改革开放以来,农民进城务工,点亮了城市的天空。步入互联网时代,农民也逐步开始上网。截至目前,农村网民规模达2.01亿。2亿多农村网民将会带来什么,想象空间是巨大的。

  互联网公司下乡刷墙,大家应该都有所了解。他们之所以去刷墙,是因为判断乡村市场很有潜力,他们用“蓝海”来形容。单从农村网民规模增长来看,从2006年的两千万到目前的2亿多,可谓发展迅速。有关统计表明,目前我国6.42亿非网民中,农村人口占大头。农村非网民中有近80%的人不上网是因为上网技能缺失及文化水平受限,随着时间推移和新生代农民的成长,以及各方面的努力,情况会逐步改善,意味着,农村网民在农民中的占比将越来越大,继特定时代的农民兵、农民工之后,上网的农民,网农这一群体值得特别关注。

  在关注网农群体之外,还需要把握互联网时代农村社会治理的特点,我们总结了四个:一是虚拟性。互联网空间是区别于实体社会的虚拟空间,虽然虚拟,但对我们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二是融合性。我们的生活时刻在虚实之间进行切换,线上线下交互愈加频繁,虚拟社会与现实社会融合愈加紧密。三是开放性。互联网正在向城市传递着山水印记和乡愁,正在向农村传播着先进理念与文明。互联网也成为村务信息公开、信访等的新媒介。四是延展性。互联网能够打破时空限制,突破传统农村差序格局,通过“敲敲键盘”“点点鼠标”“按按手机”就能让“远在天边”变为“近在身边”。

  凡事都有两面性,互联网也不例外。互联网让世界变成了地球村,让农村与城市连接,并登上世界舞台,同时,也使得原本线下某一点不为人知的事放到线上之后可能人尽皆知。如何用好互联网这把双刃剑,如何让互联网的积极正面作用发挥的更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近年来,不少地方积极运用信息化手段破解新形势下农村社会管理难题,涌现出一批值得关注的实践范本。这里向大家分享四个案例,涉及东中西部地区,这些地方的实践都各具特色。

  作为东方明珠的上海,早在2006年就启动了“为农综合信息服务千村通工程”,对全市所有的乡镇村进行信息化改造,保证每村都能有互联网接入点,并实现10M带宽全覆盖;2010年,市纪委、农委和财政等部门联合建设三个涉农信息平台(涉及补贴、土地承包经营和三资监管),把全市9个涉农区县、6个中心城区的有关涉农业务流全部转化为信息流,运用信息平台全面提升涉农管理效率和透明度;在全市涉农区县的1391个村都建立了为农综合信息服务点,融合了电子政务、村务公开、生活服务等多个业务系统,农民通过“一点通”式的操作即可获取集成式服务。我们把上海的实践总结为:基础先行,三大平台,“一点通”。上海农村信息化“高速路”建的早建的好,为互联网时代背景下的农村社会治理奠定了坚实基础。

  浙江西南部丽水市的遂昌是一个山区县。2005年的时候,遂昌就有个体商户开始尝试上网经营竹炭、山茶油、菊米等当地土特产品。遂昌县政府发现这一苗头后,顺势而为,支持成立了遂昌网店协会,继而又支持建设了淘宝网首家县级特色馆,免费为农户及网商提供产品展示及交易服务,同时依托“麦特龙分销平台”为农民电商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网商只负责销售,这样做到了零库存、低风险,极大降低了创业门槛。政府还向企业购买“赶街”服务,创新经营性和公益性边界的融合机制,整合商业和公共服务职能,打包供销社、邮政、电信、银行等相关业务,组建农村综合服务“超市”,让农民便捷地享受各种服务。我们把遂昌的实践总结为:培育电商,厘清政商,扶持到位。按照“专业人做专业事”的思路,遂昌探索出“不离开农村,不脱离农业”的创业之路,是农村社会治理及县域经济发展理念上的创新与突破。

  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巴东县,属于武陵山区,大山深处,交通不便,到乡镇或县城政府部门办事路途远、耗时长、成本高,是当地村民的一块心病。2013年开始巴东县将“农民办事不出村”信息化项目作为党政一把手工程强力推进,主要是依托既有的村委会办公楼等设施,设立信息化系统受理窗口和办事大厅,搭建“互联网+”虚拟之路,让“数据多跑路、农民少跑路”,力求做到“证件村里办、信息村里查、补贴村里领、矛盾村里调”,让农民办事省力省时省心。同时,这一项目的外延也在扩大,农民自家产的腊猪蹄、土鸡蛋等农产品也可以通过网络发布信息找销路,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农民办事不出村”实践被喻为山区乡村治理的“巴东奇迹”。

  贵州省黔东南州黎平县铜关村,是一个民族村,侗族占93%,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侗族大歌的发源地之一。但由于青壮年外出打工导致乡村空心化,文化传承因丧失主体而日渐凋敝,亲情关系因疏于联络而日渐破碎,农民生活困苦、发展无路。针对这一情况,腾讯发起公益项目“筑梦为乡村”,充分发挥其资源整合优势,由腾讯用户研究与体验设计中心携手广州的一家信息科技公司、深圳的一家设计公司和北京的一家建筑公司,为铜关村量身打造了“五个一”,一整套服务解决方案、一系列品牌设计指导、一组生态博物馆、一栋农家乐、一个微信公众号运营平台,通过这“五个一”,盘活了乡村本就存在的资源,释放出乡村价值。腾讯在铜关村以“互联网+”乡村的模式连接情感、连接信息、连接财富,这对于外出务工人员和留守人员之间的情感沟通,对于村务管理、对于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以及对于文化传承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从刚才分享的四个实践可看出,以“互联网+”提高农村社会治理水平是一个崭新的视角和切入点。一是“互联网+”可提供农村社会治理新工具。互联网能够将一些有限的公共资源服务于无限公众,降低农民群众的寻找成本,有利于在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之间形成互信互动关系。二是“互联网+”可探索农村社会治理新模式。政策、科技、资金和人才等要素借助“互联网+”能够产生强大的聚集效应,甚至发生“化学反应”,从而催生电子政务、移动政务、协同政务等新模式。三是“互联网+”可塑造农村社会治理新架构。互联网大幅压缩了由行政职级落差而形成的压力感和权力真空,提高了农民群众在社会管理中的参与感和身份认同,使农村社会治理架构进一步优化和升级。四是“互联网+”可打造农村社会治理新机制。互联网有助于汇集多方资源,充分释放市场活力,提升政府履职效率,更好提供“三农”服务。

  当前处于信息化与社会经济生活深度融合、新旧动能充分释放的协同迸发期,“互联网+”与农村社会治理正日益紧密地相伴前行。综合各地实践及发展趋势,“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可大体划分为三个发展阶段,总体上看,我国大部分农村地区还处于起步阶段,要向融合发展和有机互动阶段演进。因为在信息中心研究与规划处,有幸参与了“十三五”全国农业农村信息化及农业部电子政务等规划、文件的起草工作,我深刻感受到,在这些规划、文件的背后是“三农”对信息化、对互联网的火热需求。为更好满足这些需求,在推进“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过程中,要注意坚持基础先行、因地制宜、协同服务和以人为本,进而使得农村社会治理向我们所期待的善治更进一步。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成长为全球互联网引领者的关键窗口期。我国7.31亿网民数是美国人口的两倍多;单就2.01亿农村网民组建成一个国家的话,人口数能排到世界前六。我们要抓住难得机遇,顺势推进“互联网+”农村社会治理,让互联网更好造福“三农”。

  一是建议持续加强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目前我国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为33%,与城镇地区还相差36个百分点,亟需加强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尽快让我国近60万个行政村连成一张大网。

  二是建议“引导农民触网用网,壮大网农”。总书记讲话指出:要过好互联网关。我们部里开展的信息进村入户、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等工作就非常有助于壮大网农群众基础。

  三是建议“规范虚拟环境、过滤网络信息,营造风清气正的农村网络空间”。互联网已经深入到生产生活的角角落落,安全、清朗且有营养的农村网络空间环境是我们所期待的。

  四是建议“让利于民,企业担当”。喜欢看新闻联播的同志可能知道,上周五的新闻联播播出了腾讯为村在湘西的又一个成功实践。腾讯为村的实践启示我们,要重视发挥市场作用,创造条件让企业介入农村社会治理的同时彰显其企业价值,企业在社会进程中发挥正面积极作用越来越明显,是社会逐步走向成熟的表现。

  五是建议“挖掘新乡贤,助力互联网时代乡村建设”。曾经梁漱溟、晏阳初、费孝通等开展过不同形式的乡村建设,并产生了积极作用。我们认为,既有时代特点又有乡土人文情怀的乡村建设是农村社会治理的应有之义。希望能够涌现一批情系“三农”并坚守我们脚下这片热土的人。

  希望通过方方面面的努力,尤其是服务“三农”的我们大家一起,从“互联网+”中汲取“三农”工作新动能,利用互联网加出新三农,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让农村成为既有现代文明、又具田园风光的美丽乡村!

  以上是我的汇报。敬请批评指正!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