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民致富

延庆区下虎叫村闲置民宅变民宿,村民就业,低收摘帽
日期:2020-09-02作者:李瑶来源:北京日报点击:

  金秋将至,隐匿在延庆下虎叫深山村里的精品民宿——山楂小院已被预订一空,这个拥着山楂树浓荫的老砖平房院,俨然城里人追寻的“诗与远方”。

  下虎叫原是个低收入村,2017年以来,通过引入资本,村民手中闲置的老屋被改造为一处处乡土情结与现代气息兼具的精品民宿,山楂汁等小小山货也卖出了高端价格。通过产业融合发展,不仅让下虎叫一举摘下低收入村的帽子,也为山乡老村探索出一种全新的“生长”方式。

  爆款小院寄托乡愁

  推开一人多高的棕色木门,沿着眼前蜿蜒的石板小径向前,两旁是碧绿的草甸,桃树、李树、薄荷、绣球花高低错落。挨着院墙,最繁茂高大的是一棵山楂树,正是夏末秋初,山楂树浓荫蔽日、孕育着金秋的果实。树下的躺椅里,90后白领诺诺往玻璃杯里倒了一杯浓浓的山楂汁,乘着山风,赏着美景,悠闲地品了起来。

  小院儿名叫“山楂小院”,是从2017年以来走红民宿圈、驰名京郊的网红小院。取名“山楂小院”,民宿企业主有自己的独特眼光,“三年前来村里考察,随处可见高高的山楂树,这是山间田园的独特风景,也是‘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城里人寄托乡愁的符号。”从那时起,下虎叫的致富文章就从“山楂树”开始了。

  “山楂小院”里转一圈,处处都是景致,山楂树、房梁结构、木质顶棚等老院风貌原样保留,添上大落地窗、长排桌、飘窗,现代舒适的设计与韵味十足的乡村味道完美嵌合,成为吸引城里人留宿的法宝。“这就是小时候姥姥家的味儿,尤其这高高的山楂树,太有情怀了,每年我都得带着家里人住几天。”诺诺笑着说。

  下虎叫村地处偏远,距离延庆城区足有一个小时车程,小小村庄、依山而立,共有村民82户、176人,其中低收入农户32户、76人,曾是个典型的低收入村。受地理位置等多种因素限制,长期以来,村里一直没有什么产业,玉米、谷子、1200余亩山杏以及少量的蜜蜂,是村民们的主要收入来源。80岁的村民时永福就是低收入户之一,“七亩玉米、三亩谷子,是我所有的收入来源,一年下来收入不足5000元。”

  2017年,延庆区农委等各部门引入外来资本,为下虎叫发展寻找机遇。天蓝草香、青山绿茵、风貌古朴、老乡淳厚,一到这里,民宿企业主就被吸引了。从村民们手中租来闲置的老屋子,风貌修旧如旧,屋内大胆创新,将田园乡愁与舒适宜居深入统一,当年一经推出,就成了“爆款”。

  足不出村工资到手

  客人纷至沓来,为小山村带来了“流量”,也让村民的生活跟着红火起来。今年57岁的张玉萍,曾经也是低收入农户,家里全靠12亩地和老伴儿在外打工过活,一年辛苦下来收入也就近万元。“山楂小院”正式开门营业以后,张玉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报了名,顺利成为一名小院管家。

  打扫卫生、整理客房、迎接客人,有了家门口的这份工作,张玉萍每天充实而忙碌。担任山楂小院管家的第一年,张玉萍的钱包就鼓了起来。“做小院管家,每月都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比靠天吃饭不知道好了多少!”张玉萍说,“现在,我老伴儿也到小院儿当上了维修工,每个月工资4000多元。我们老两口儿不出村,一个月就能有7000多元的工资到手,这是村庄发展给我们农民带来的大实惠呀!”

  小院儿越来越红,多年种地的时永福也吃起了“螃蟹”。他把自家的老院子流转出来,一年坐收租金近5000元。如今,全村已有12个“山楂小院”,为村集体增加收入15万元,并带动20余村民就业,其中低收入农户比例近50%。

  山货走俏价格翻倍

  “居在山间田园”只是下虎叫村做的第一篇民宿产业文章,依着青山绿水,原汁原味的小村山货也卖出了高端价格。村口20多平方米的砖瓦小房子,挂牌“乡土小卖店”,货架上,山楂汁、山楂食品、五谷杂粮、花生核桃等琳琅满目,原生态的色泽、泥土的芬芳、大地色的小布袋包装,吸引游客情不自禁“买买买”。

  “像这山楂汁,都是村民们自家院子、地里种的山楂树,不打农药、健康绿色,磨成山楂汁,口感细腻好喝,特别受欢迎。”村民时连山介绍。

  山货都从村民手中回收而来,并按份给大家分红,又是另一项增收。“靠着村里合作社指导,我们家12亩闲置地种上了精品小杂粮,一年下来,也有几千块钱收入。”一位村民说。截至目前,通过线上线下销售联动,下虎叫的山货共卖出4万公斤,农产品价格实现翻倍。

  通过多项产业抱团发展,下虎叫村旅游业、种植业蓬勃发展。2018年,全村实现“脱低摘帽”,近两年,村庄每年都能实现40万元左右的旅游收入,迈进了精品民宿的大门,下虎叫村的老乡们在青山绿水间迎来红红火火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