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损 友
日期:2019-06-26作者:鞠志杰来源:北京晚报点击:

  我的牙肿了,咬不动东西。正赶上分配到外地的同学回来,大家商量着大喝一顿。我推辞无效,最终被挟持到酒桌上。

  等坐下,他们要给我倒酒。我说绝对不能喝,喝就得疼死。他们不信,让我张嘴给他们看。我就张开嘴,啊啊地喊。几个家伙瞅了半天,愣说没看出啥。我说:“我半拉脸都肿了,你还没看出啥呀?”他们说不行,咋着也得来点。我使劲捂着杯口不撒手,喊出了猪叫。终于一位美女动了恻隐之心,说:“算了,让老鞠喝水吧。”那几个家伙才住手。可这帮损友仍然不死心,席间不时挑逗着我的底线:“来,喝点儿?”我摇头。一个家伙又夹了一块烧牛肉在我眼前晃:“要不,你来块儿这个?”唉!要能咬得动我早动手了。结果,一桌子好菜,我只吃了点鸡蛋和豆腐。几个家伙从一开始劝酒演变到一起馋我,还故意吧唧嘴。我忍受着巨大的疼痛面带微笑,心里却骂,这些个损友!

  第二天上午,我实在挺不住,去了医院。我到了口腔科,拍了手术台的照片,然后发群里,证实自己在医院。几个家伙说:“不行,我们活要见人,死要见牙!”真狠!漂亮的女医生给我检查后,说这牙早就该拔了。我拍了拔下的牙的照片发到了群里。一个家伙竟然说:“这,这是人牙吗?”我无语。干脆一个字不回,电话也不接。

  晚上,有人敲门。我问谁,对方答送外卖。开门,竟然是老同学。他挤进门,拎着不少吃的,然后就坐在我对面喝着啤酒啃鸡爪子馋我,还录视频往群里直播……群里一片赞美声。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提我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