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诚信桃”的故事
日期:2019-11-13作者:于建国来源:北京日报点击:

  桃乡平谷的大甜桃,不但早已摆上京城百姓的餐桌,更摆上了国庆招待会的“国宴” 。红光闪亮的无公害大桃,闪烁的是诚信之光。

  树下来了个“钓桃”人

  张永胜走近了,客气地问:请问,您在干个啥?那人抬抬头:钓桃!答得挺幽默。

  小山村松棚地处偏远,于平谷西北桃乡刘家店镇,有户90余,70户栽桃,桃,是小山村人命根根。

  这天午时,村书记张永胜刚刚放下饭碗,想小憩一会儿——上午在党员村民代表会上,讲《刘家店镇诚信建设十年规划》,讲《诚信公约》《诚信之星评选细则》,讲《诚信联盟章程》,讲得口干舌燥,头也有点累。

  脑袋刚沾枕边,就被一片喊叫声打扰了。闯进门的是邻居焦大强,一个壮壮实实的桃农。他大喘粗气:书记,不得了了,我家桃园一大片一大片叶子都蔫巴了,正是桃开长要劲头的当口,桃叶蔫巴了,水肥供不上,全年收成就玩完了。他急得跺脚嗵嗵嗵。

  张永胜顾不得小憩了,夺门而去。

  焦大强家的桃园紧贴宽宽的柏油路,俗话说:路边园,元宝地,寸园顶上万两金。张永胜走进这块“元宝地”,举头望树梢,棵棵桃树片片叶子像挨了火燎,卷曲曲,蔫巴巴,无精打采。叶间的青桃脸上像长了丝丝愁纹,抽搐得苦楚楚。低头望树下,疑是遍地霜,白白的枯草盖地,鼻子一吸气,酸气扑鼻。张永胜立马断定:是灭草剂惹的祸。他眼望焦大强:烧的,灭草剂烧的——焦大强哭丧脸:我,我是打了灭草剂,怕灭不尽,加大了浓度。张永胜说:焦大强啊,焦大强,你该抽自个儿两嘴巴子,太逞强了你,烧得树都焦啦。我桃树下说,大喇叭讲,嗓子嚷出了血,除草不要喷灭草剂,桃树是浅根树种,药剂最易伤根破筋。你左耳朵听,右耳朵跑。这下倒好,灭了草,烧了树,树下会三年重污染,七年轻污染,十年消不尽。焦大强急得干搓手:这可咋好?张永胜说:赶快浇水,以山泉水稀释土壤药剂,许有救。

  隔日上午,越了山尖的太阳还没舔尽树梢的露水珠,张永胜和爱人焦士华手攥剪子一同进桃园,夫妻来给憋足劲儿的桃树剪疯枝。剪了一阵儿,突然捡桃枝的焦士华轻声叫了他一声:老傻!

  “老傻”这称呼只是爱人私下叫。不过,她心里也确实觉得身边这个男人傻到家了。首先是当村书记太傻。当初这么个乱村,连续两届不能如期选出村书记。他却迎难而上,拆私搭乱建,伤了那么多人,能不遭人骂?还有更傻的,不少人家桃园除草喷灭草剂,他就不,开始镰刀割,后来买来了割草机。十亩地呢,回回累得一摊泥。喷不喷灭草剂,桃面长得一个样儿,哪个买桃人分得清?这不是傻又是啥?活活一个“傻爷儿们”。叫他老傻,一点不冤屈他。

  这会儿爱人焦士华叫他,是她望见桃园东角蹲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手攥一把铲子一剜一剜地在剜地。顺着爱人手指的方向,张永胜也望见了。

  他不由地喊叫了一声“剜啥呢您?”那人不应声,仍埋头剜。张永胜又喊:“您干啥呢?”那人抬头望望走来的这对夫妻,仍不应声,好像剜地没招谁惹谁,又好像纯粹是他家的地,不用谁来管。

  张永胜走近了,客气地问:请问,您在干个啥?那人抬抬头:钓桃!答得挺幽默。

  “啊,钓桃?”张永胜脸面涌惊色。

  “你没见我在剜蚯蚓嘛。”来人手中铲“唰唰唰”越剜越来劲。

  “蚯蚓是钓鱼的,咋钓桃?”张永胜刨根问底。

  “钓桃也得剜蚯蚓。”来人回答挺认真。

  爱人焦士华有点气:“钓钓钓,也不该来桃地乱剜啊!”

  来人笑笑:“我瞧这桃地蚯蚓真不少,一步远,就剜了十多条。”

  张永胜见到,来人把剜出的条条蚯蚓又放回了松软的土壤里。他既没带罐,又没带兜,更不见钓竿。心里一细咂摸,好像破了他的谜底:您不是钓桃,是来验桃的。

  来人挑眼望望他,手中剜铲一蹦跳,一粒土崩进了眼角。张永胜随手扯下搭肩的毛巾,递过去。来人捏毛巾角揉揉眼睛:我剜了西园剜东园,剜了南园剜北园,哪个桃园也没你家桃园蚯蚓多,土壤松软,有活性,说明你家桃园铺洒的是农家肥,除草没喷灭草剂,不然,土壤板结,地下蚯蚓也给毒光了。

  爱人焦士华抢过话:你瞧,我家桃园草芽芽绿油油,不见一根白枯草,跟灭草剂从不沾边。再瞧,我家大桃颗颗套袋,足足有11万袋,防冰雹,防污染,防虫害,是真真正正的健康桃。

  这时,引来了不少邻居,男男女女,个个挺惊奇。

  来人又笑:我就是来验桃的,这把小铲就是检验器,剜出的条条蚯蚓会说话,告诉我,谁家的桃园喷没喷灭草剂,洒没洒农家肥,土壤是否有活性,树上长得是不是健康桃。

  张永胜细打量,来人上下穿戴齐整,干鞋净袜,头发丝油亮不乱,脸面白白净净,顿觉他大有来头,问:您是城里人?

  来人说:我名叫张博,是“博悦农业公司”经理,毕业于英国赫特福德大学。回国后,心怀三农心,想在发展高质量健康绿色食品上搏一搏,致力于向全国客户推介健康绿色农产品,让消费者吃上健康果、放心粮。特别是想让守诚信的果农种的诚信果,能卖上好价位。

  顿时,围拢的人都笑了。

  张博说:健康果品,是从树根下生长啊。我想把脚下的这片桃园作为推销健康桃的园地。说罢,他从挎包掏出了小本本,一番询问后,记下了张永胜的名字。

  嘴快的邻居张永利说:你是找对人了,他是我们村的村书记。

  爱人焦士华抢话:他是个傻书记。

  张博说:我们公司做的事,就是让傻人不吃亏。

  桃园响起一片笑声。

  忽然,张永胜有了新话题:张博经理,我一家桃园作为你公司推介的健康园还是小,我想把全村的桃园都变成“健康园”“诚信园”,村要成立诚信互助组,组员的桃园首先要按盟约守诚信。

  张博说:你这个村书记心智大啊,心智大才心诚,多了诚信健康桃,咱公司保多推广多促销。

  张永胜笑呵呵:咱的心,你的心,两根藤拧成绳,让诚信互助铺就诚信路,让大甜桃销出山,运进城,上餐桌。

  爱人焦士华笑得美滋滋:“我这个傻爷儿们,其实一点也不傻,傻精傻精的。”

  诚信互助立盟约

  张来宝张了张嘴,低声辩解:那次,我碰到了一条大粗蛇,盘在树根下,伸脖朝我吐着舌信子,怕得,怕得我就,就喷了。

  这两天,松棚村高高杨树上的大喇叭叫得挺欢实,喊的是,以自愿为原则,桃农报名加入诚信互助组。至第三天,报名的有11户。

  第四天,张永胜召开了成立会,没放鞭炮,桌面只摆了一盒烟、一袋糖。张永胜说:诚信组讲诚心,入组会员须盟誓。

  张永利说:滴血为盟?

  刁春勇说:签字画押?

  张永胜说:不用,大家读的《诚信互助组规则》和《诚信公约》,那就是誓言,咋说就咋做,不能有一丝含糊。诚信互助组不是作秀组,要来真格的。不肯有这份担当的,就退出。

  组员们个个感到他吐出的这番话,有分量。

  张永胜有个内弟,名叫焦士明,十亩桃园与张永胜家桃园紧挨边。这天,焦士明跑过地界对张永胜说:姐夫,我也想加入村诚信互助组,我,算一个吧。

  张永胜说:“从我这儿,就难过关。”

  “咋呢?我,咋也得沾点亲戚光啊。”

  “诚信盟约第一条,就是桃园不喷灭草剂,你桃园喷了没?树下有污染。”

  “我不是整天介忙上班嘛,用割草机除草没时间哇。”

  “那也不能破了盟约,这项指标是刚性的,你违反了,关难过!”

  “就不能活泛活泛?”

  “活泛了,不诚信的闸门就开了。”

  第二年夏天,焦士明又跑过了地界,对张永胜说:“姐夫,这回,我总能入诚信互助组了吧,我花千元买了台割草机,我保证,树下没喷一滴灭草剂。”

  “你咋没?我有拍下的照片呢,你的林地边明明喷了灭草剂。”张永胜掏出手机,翻开照片让他瞧,又说:“哪一家喷没喷灭草剂,我不定时转桃园检查,有拍照,有记录,瞒天过海,瞒不过我眼睛。”

  焦士明觉得挺委屈:“那是,那是人家喷,潲地边,把我家地边潲上了,我这是吃了哑巴亏啊。”

  张永胜说:“照片为证,你还是下年再争取吧。”

  焦士明去找一个个邻居,说:喷灭草剂,再也不能潲我家桃园地边了。

  用割草机除草是一项高强度累活,从小桃上树到大桃下树至少割6遍草。炎热的夏季,每次割草要全身上下焐得严严实实,戴上帽子、大口罩,日头蒸,烟土熏,口渴难受,一气下来,要喝一暖壶水。完了一脱水鞋,鞋壳全是水,那是流进去的汗水。诚信之星焦健深有感触地说。

  自然,会有组员受不了、累不起。

  那天,在诚信互助组监督会上,张永胜拿出手机,翻开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枯草白白,铺园盖地,连树下的桃叶都卷曲了。他又掏出小本本,上面记录着拍照日期、时间和桃园户主的姓字名谁。笔笔记录会说话啊。张永胜唤了声组员“张来宝”的名字。低头闷坐的张来宝身子一惊冷:书记,我的桃园喷了……灭草剂。张永胜说:来宝哇,你不守诚信,退组吧。张来宝张了张嘴,低声辩解:那次,我碰到了一条大粗蛇,盘在树根下,伸脖朝我吐着舌信子,怕得,怕得我就,就喷了,不想……张永胜问:这能是理由?你不守诚信盟约,咋办?自个儿给个说法。

  张来宝一脸羞愧地退组了。

  张永胜说:诚信互助组不养懒人,不养不守诚信的人。至今,诚信互助组变成了诚信联盟,由最初的11户发展到了65户。

  诚信之星显荣光

  2019年,刘家店镇再次评选诚信之星,十四个村评选出十九位,松棚村就有八位当选。

  花开桃红又一年。

  爽秋的蓝天很明媚,桃农龚凤春的脸庞也很明媚。这天早晨,她特意一番打扮,绿色的衣衫,佩戴艳红的丝巾,一展满园绿色一点红之美。头发油光,一丝不乱,本来俊俏的脸庞,又扑了粉,搽了油,那双晶亮的眼睛更显十二分精神。

  她去干啥?照相呗!

  话从头说吧。

  去年也是这样的爽秋。村里首次评选镇级诚信之星。评议会才开始,有位党员站起来:评这个,选那个,我说该首选咱的村书记。就说桃园禁喷灭草剂,这么多年,他家桃园滴点不沾,要说诚信,哪家也没他家守诚信。会场涌起一片赞许声。

  张永胜起身连连摆手:我这个村书记就该当好领头雁,点点滴滴,一言一行,只领唱,不参评。桃农们心要“诚”起来,我这个村书记就必须强起来。

  “谁给下的这个令?”

  “镇党委,镇党委,不会差的。”张永胜说。

  大家只好重新评,最后目光聚焦向女桃农龚凤春。

  第二天,张永胜迈进桃园与龚凤春交谈。

  “你星冠披戴,星光四溢啊,可不能辜负乡亲们的信任。”

  龚凤春脸面潮红,涌起羞色:“做的,都是山里人该做的。”

  “记住,还有一年考验期呢,车头启动了,还得再多多加油哩。”

  “哦!还有考验期?比找婆家还难哩。”

  “你得盟誓,年年岁岁桃园不喷灭草剂。还要嘱咐好家男人。”

  “咱那口子爱树似子,抱怀里怕饿着,举头顶怕晒着,镰刀割草就是他最先提议的。”

  “你星冠披戴,可美中还有不足,家中房后遮杂物的小棚得拆了,要言之有信。”

  “这个,我早已拆了,咋会让一间小棚拦挡咱争当星的路呢!”

  “还有,管好诚信桃,桃面光艳,甜度高,无污染。全村带好头!”

  “这个,没有二话,一定!”

  翌年爽秋,经镇村两级再次考核验收,龚凤春的镇级“诚信之星”得以转正。镇里下了红头文,“星”们要电台有声,电视有影儿,报纸有形象,大光荣牌上大照片,尤其是还附上大大的联系号码呢。好一番打扮的龚凤春就是去镇里拍彩色大照片,还要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呢。

  这就像在小山村投下了颗炸弹,诱得不少桃农心发痒,眼发馋,心潮涌动,争当“诚信之星”脸色有光,门脸有采,一家子人显精神,不仅大桃卖得快,儿子还能娶上俊媳妇,闺女能嫁入好婆家啊!何乐不为呢!

  那天,党员张永利向村书记递交一份请战书,一说党员该走在争星的最前边,谁家割草忙,咱最先去帮忙。二说咱家卖桃,绝不搞上头大下面小,筐下再铺半筐草。一定卖好诚信桃。三说用好农家肥,禁喷灭草剂,棵棵桃树高挂健康桃。

  桃农刁春茂进村部找上门:“张书记,我家门外搭了个遮三马子棚,我明天就拆喽,棚重星重,咱心里分得清,咱也要争做个诚信之星。”

  刁春永,是位出租车司机,城里载客,山里管桃,两头忙。先前,树下除草,身背喷雾器,灭草剂突突突,青草全烧光。这回他晓得了,图省工省力,再药剂烧草,星光永远不会落在咱身上。咱开出租再忙,也扔不得割草机除草啊。

  焦士明第三次找到张永胜:我三年没喷灭草剂了,怎么也能加入诚信联盟了,再不批准,有些于心不公了哇!他脸色有点急。又说:你这个亲戚光沾不得,我自个儿会争取披“星”戴红。

  小山村争当“星”蔚然成风,成了新风尚。

  2019年,刘家店镇再次评选诚信之星,十四个村评选出十九位,松棚村就有八位当选。龚凤春说起来十分自豪:“我已是有四颗星的星啦!”看来,上了光荣榜,并不是一劳永逸,是动态的,年年要经受再考核。

  敲锣打鼓的表彰大会上,村书记张永胜也一脸荣光,他登上高台,在雷鸣般的掌声里,从徐副区长手里接过了星光闪耀的大奖牌,上面镶嵌红闪闪的三个大字“诚信村”。

  “诚信桃”升华为“国桃”

  展销会又给村里推介来两位新亲戚,他们谈吐不一般,对村书记张永胜说,是特来小山村摘诚信桃的。送去哪儿?啊!摆上人民大会堂“国宴”上。

  亲又亲,靠心亲;亲加亲,靠诚心。

  小桃上树时,张永胜迎接来一位女客人,她就是北京联合大学教授葛喜珍,是专程来搞果品无公害环境保护调研的。化验了桃园的土壤,检验了大桃,又给村书记张永胜出了一道考题:桃树下喷灭草剂有什么危害?听这位山村书记对答如流,她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说:土是零污染,桃是大甜桃,人是诚信人,真心愿意与诚信村结“亲戚”。一句亲情话,令张永胜醍醐灌顶:小山村人离城偏远,必须实现两个大转变,一是跳出小山村放眼量,把昔日大筐大篓的零散集市销售转变为高端健康礼品销售。二是把陈旧的买卖斗心眼转变为城乡一家亲。学会上赶着诚心诚意与城里人结“亲戚”。人心换人心,城乡皆兄弟啊。

  他会上讲,会下讲,桃园讲,串门讲,村里连连举办“互联网+诚信桃”培训,深切灌输这个新理念。

  悄然间,小山村兴起了诚信“结亲热”。

  结“亲戚”的天使自然是网站和微信。

  在京城开出租车的刁春永,不忘在车里放大桃展示品牌。那天,上车的是位女客人,刁春永随手递上一颗红彤彤的大桃:您品一品,咱诚信村的大桃。女客人接过去,尝了第一口,哎哟,甜汁四溢。“你是平谷的?”“松棚的,诚信村。”“咋跟你联系?”“加我微信,车上还能扫二维码。”漂亮的女客人笑了:我就在中国农科院工作,常联系。咱先给广州的婆婆快递两箱。自此他与这位女士结为了“亲戚”,常往常来。

  张永利有位“亲戚”,名叫王艳春,是位大学教授。那次王艳春从城里来看望做村官的女儿,闲时遛弯儿,遛进了张永利的桃园。由近望远,桃园犹如一幅优美的水墨画,颗颗大红桃斜枝悬挂,诱得人恨不得扑上去亲一嘴。张永利摘下一颗大桃,递上去:虽不相识,请您品品咱家的诚信桃。“咋说呢?”王艳春收起拍照的相机。“不喷灭草剂,铺农家肥,还套袋。”诚信桃拴住了这位女教授的心:加我微信吧,信服你了。

  女教授不仅帮张永利网销一箱箱诚信桃。还传授他不少新技能哩。

  诚信村,诚信之星,诚信桃,成了与城里人结“亲戚”的品牌。

  当然,结“亲戚”最多的是“星农”们。啥叫星农呢?那是小山村人送给诚信之星们的雅号。“亲戚”有谋面的,不谋面的,实名的,网名的,仅龚凤春一人,手机微信里,就存城里“亲戚”小二百位。

  “亲戚”多,订单多,量大不够装箱,“星农”们就把“亲戚”往诚信联盟户桃园领,先验树下草芽青不青,再抬头看大桃红不红,三尝大桃口感甜不甜。毫不差啊!当即摘桃装箱。

  星农们年年要为诚信联盟户“网销”大桃上千箱。诚信促长健康桃,甜桃促人长诚信。恰如快板书唱的:一星领起十个户,十星带起大联盟啊。

  夏季时,龚凤春、焦士明家的桃园来了两位“亲戚”,“亲戚”说,他们是听博悦农业公司介绍驶来的,要从两家桃园各选二百颗油光闪亮的大红桃。干吗呢?去参见北京颐和园果品展销会。二位星农笑得不亦乐乎,说:是你们动手摘,还是我们选?“亲戚”望望树枝头悬挂的一颗颗大红桃,似小太阳,像红灯笼,探探手,不敢摘,有点心疼,说:还是你们来,谁不知道你们的手是一把准,要一斤不给九两。你们选,我们放心。

  颗颗诚信桃,红红摆上了颐和园果品展销台。

  不久,展销会又给村里推介来两位新“亲戚”,他们谈吐不一般,对村书记张永胜说,是特来小山村摘诚信桃的。送去哪儿?啊!摆上人民大会堂“国宴”上,了得!红红的诚信桃成了国桃啊!颗颗又迎来新大考。

  诚信桃,星光闪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