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吃偏方
日期:2020-01-09作者:程荣来源:北京晚报点击:

  棉巴掌是老北京人的一种叫法,其实就是棉手套的一种,又厚实又暖和。半个世纪前,差不多每个小学生都有一双这样的棉巴掌。那几乎都是用家里的旧衣服改的,有的甚至是用碎布头拼成的。我家有六个孩子,四个兄弟两个姐妹。男孩无此待遇,只有我和妹妹一人一双棉巴掌。

  记得是三年级的时候,那个冬天格外冷。就是这么冷的天,我却不小心弄丢了一只棉巴掌。我知道妈妈不容易,也知道一时半会儿妈妈不会再为我做新手套了。我不想让妈妈生气,于是每天出门时,就不戴手套。出去后再左右手轮流着戴那仅有的一只。直到有一天,妈妈发现我的手上生了冻疮,心疼得直掉眼泪。当时没条件买冻疮药,于是谁说的偏方她老人家都信。有人说用辣椒藤煎水泡手管用。可手刚被妈妈摁进盆里,我就一下子蹦了起来还打翻了水盆。说良心话,辣椒水沾上伤口那是真疼。妈妈又落泪了。后来街坊大婶说,把山里红烤到快煳了的时候,揉碎了抹在冻疮上,也能治个八九成儿。妈妈又信了。

  一天下学后,妈妈让我坐在火炉子旁边烤山里红。那时铁炉子四边儿很宽,能烤窝头片儿也能烤咸带鱼。于是我把山里红一个一个摆好,用筷子在旁边翻着烤。当时本来就缺吃的,闻着烤山里红的香味我忍不住尝了一个,太好吃了!少了生吃的酸味,绵绵软软的还有丝丝的甜。我看妈妈不在跟前儿,就赶紧把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都叫过来尝尝。这一下可尝出大娄子了,烤山里红风卷残云般全进了弟弟妹妹的肚子。冻疮没治成,我们还挨了一顿胖揍。要知道,我妈打孩子从来都是一二一齐步走,一个不落地一块儿来。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棉巴掌成为了历史,但烤山里红的香甜味道却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后来我又试过山里红的各种烤法:微波炉、电饼铛、空气炸锅……但味道好像都不对,再没有了儿时的香甜。细想想,其实就是少了兄弟姐妹偷吃作案的乐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