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分析预测

2018大起大落为何2019大豆前景依旧黯淡
日期:2019-03-07作者:来源:中华粮网点击:

  2018年不论是大豆贸易商、大豆期货交易员,还是美国农民的日子,都不好过,CBOT(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大豆期货全年累计下降7%。近期,CBOT有所回升,CFTC(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持仓也空翻多,但不少分析师认为,2019年全球大豆市场依旧会供过于求,加之中国开辟新市场带来格局变化,全年走势仍将黯淡。

  不堪回首的2018年

  作为全球大豆头号进口大国的中国,2018年的大豆进口量出现了七年来首降。中国海关总署近期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大豆全年进口量为8803万吨,同比减少7.9%,这是自2011年以来首次下降。其中,中国2018年从美国进口的大豆规模创下2008年以来新低。

  CBOT大豆期货2018年全年累计下跌7%左右,报收8.825美元/蒲式耳,为12年来次低年收盘价。“今年(2018年)的生意真是难做,大豆的走势波动太大了,一有关于贸易方面的消息,价格就出现大幅波动。”某广东农产品有限公司进口经理李小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此外,她还称,2018年下半年,其公司也开始从阿根廷、巴西等地进口大豆,不过,美豆还是首选。

  与大豆贸易商分享焦虑的还有大豆期货交易员。某大豆期货交易员吴小姐称,她身边不少交易员2018年都录得损失。“好在我通过现货和期货进行了对冲,勉强保持了正收益。”

  据外媒报道,美国北达科他州的大豆市场在2018年因中美贸易摩擦几近关闭。

  该州的情况可谓美国全国的缩影。根据美国农业部编制的数据,从年度统计,中国对美国大豆的采购量将减少1600万吨。根据美国出口大豆的价格(2018年12月上旬的统计数据)计算,这相当于减少了52亿美元的出口额。

  “美国农民2018年的大豆产量相对较高,这种大规模生产也意味着价格被压低。事实上,美国种植大豆的农民已经经历了几年低价,一直希望提高价格。”寰宇福四同公司农产品部风险管理顾问弗雷德瑞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他还坦言,美国出口商的选择实则有限。虽然中东、北非和东南亚等市场正在增长,但市场相对较小,对于美国而言,中国的大豆市场仍是不可取代的。

  今年大豆预计仍然供过于求

  在经历了黯淡的一年后,进入2019年,尤其是近期,伴随中美第七轮高级经贸磋商取得进展,大豆期货价格和投资者情绪均有所复苏。

  CBOT5月合约已从年初的8.94美元/蒲式耳涨至9.22美元/蒲式耳。

  CFTC本周的报告也显示,在截至2月5日的两周内,投机基金在大豆期货和期权市场减持净空单,并且完成空翻多。投机基金在CBOT大豆期货以及期权上从两周前持有净空单22914手变为持有净多单5989手。

  不过,不少分析师认为,全球大豆供应在2019年还将供过于求,同时,伴随中国开辟新市场,全球大豆格局也正生变,近期的反弹可能是“死猫跳”。

  除了贸易局势外,他还对记者表示,影响大豆走势的主要因素还有天气。他以巴西为例称,鉴于巴西的天气恶劣,寰宇福四同公司的巴西团队已经降低了他们对巴西大豆价格的预测,从此前的116美分/蒲式耳降至112美分/蒲式耳。

  芝商所研报指出,美国仍有创纪录的大量库存,这保持了对美豆价格的潜在压力不变。通常,每年从2月初到6月底,豆类价格将季节性地上涨,但这似乎越来越不太可能。如果收获面积达到8500万英亩,以及具有与今年类似的作物产量,那么产量将远远超过10亿蒲式耳。

  “目前,依旧没有动力推动豆类价格突破目前的交易范围,未来推动价格突破交易范围的唯一可能因素是中国私营企业购买美国作物。”报告称。美国农业部2月8日的最新数据则显示,截至12月1日美国大豆库存达到37.36亿蒲式耳,创下纪录新高。

  市场格局暗中生变

  此外,全球大豆市场的格局也在发生变化。

  弗雷德瑞奇告诉记者,此前,由于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已在寻找新的出口供应商。

  通常,当一个国家无法从其正常供应商进口时,他们会转向新的供应商。他以日本进口美国玉米为例称,“日本过去几乎所有的玉米进口都来自美国,但当美国在2012年遭遇干旱时,日本学会了如何从巴西等其他国家购买玉米。如今,美国仍向日本出售玉米,但美国现在必须与巴西竞争,日本对美国的玉米进口减少了。”

  他称,中国去年也开辟了许多新市场,例如印度、乌克兰和许多其他国家,而以前,美国和巴西是中国大豆的主要进口来源。

  那么,在大豆价格继续黯淡且格局变化的情况下,是否有可能对冲风险呢?

  弗雷德瑞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有很多政治风险是不可能对冲的。但中国贸易商可以选择通过大连商品交易所的豆粕期货来对冲风险。交易者可以采取战略交易,即在交易之前明确自己的上行风险和下行风险。

  德巴斯蒂安尼表示:“倘若全球贸易形势未能好转,我们就会有机会改变大豆的价格结构。在美元汇率变动的过程当中,我们可能不再以美元来定价,而是跟大连商品交易所大豆期货价格挂钩,这样有更加安全和稳定的价格来稳定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