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分析预测

2020麦价重心上移 2021小麦市场化态势凸显
日期:2021-01-19作者:来源:中华粮网点击:

  摘要:2020年国内麦价重心同比上涨,国家临储麦成交量同比大增,饲企阶段性加大小麦使用力度,疫情影响麦市阶段性供需格局。预计2021年国内小麦市场化态势将进一步凸显,麦价重心有望进一步上移,小麦饲用替代量将处于高位。

  一、2020年国内麦市购销回顾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粮食生产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小麦播种面积23380千公顷,小麦单位面积产量5742公斤/公顷,小麦总产量2685亿斤,比上年增加13亿斤,增长0.5%;受华北地下水超采区实施季节性休耕限采及市场需求等因素影响,小麦播种面积比上年减少522万亩。《2020年新收获小麦质量调查情况的报告》显示,2020年新收获小麦整体质量为近10年来最好,容重平均值795g/L,较上年增加2g/L,一等比例、三等以上比例创历史新高;千粒重平均值44.4g,较上年增加1.3g,容重、千粒重、降落数值为近年来较高水平;不完善粒率平均值3.0%,较上年降低0.9个百分点,不完善粒率为历年来最低。2020年受全球疫情、不利天气、居民囤积口粮、农户惜售、贸易商囤粮以及相关农产品迭代影响,国内麦价重心同比上涨,主产区2020年小麦托市收购启动范围明显缩窄,小麦托市收购量同比大幅下降。据统计,截至2020年9月30日国内主产区小麦托市收购量615.1万吨,较2019年下降1612万吨。国内玉米市场价格同比大幅走高导致饲料加工企业阶段性大量采购小麦替代玉米。受疫情及大型面企强势扩张等因素影响,2020年国内很多中小型面企倒闭停产,加工行业处于加速整合中。2020年以来国内政策“保供稳价”意图明显,政策对麦市调控力度以及灵活性增强,国家临储小麦持续投放很大程度上对市场起到“稳压器”作用,国家临储小麦成交量同比大幅增加。据统计,2020年国家临储小麦累计投放量14900.4937万吨,实际成交量2185.2805万吨,同比增加1923.8266万吨,周度成交均价2316-2355元/吨;其中江苏地区成交量448.922万吨,同比增加361.1452万吨;安徽地区成交量420.8117万吨,同比增加356.294万吨;河南地区成交量657.3964万吨,同比增加582.6232万吨;河北地区成交量241.5613万吨,同比增加225.3036万吨;山东地区成交量307.8896万吨,同比增加292.6659万吨;湖北地区成交量108.6249万吨,同比增加105.7111万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价格监测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国内小麦平均价格2408元/吨,较上年同期上涨94元/吨。

  二、2020年国际麦市回顾与进口

  美国农业部2020年12月全球小麦供需报告预计2020/2021年度全球小麦产量为7.7366亿吨,2020/2021年度全球小麦期末库存为3.165亿吨。联合国粮农组织预计2020/2021年度全球小麦产量7.617亿吨,2020/21年度全球小麦贸易量为1.845亿吨,2020/2021年度全球小麦库存量2.829亿吨。俄罗斯将在2021年2月15日至6月30日征收每吨25欧元的小麦出口税,同期还将实施1750万吨的谷物出口配额;小麦关税可能导致俄罗斯2020/21年度的小麦出口量减少200-300万吨,至3780-3880万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美软红冬小麦3月合约期价报收于641.75美分/蒲式耳,较上年同期的559.5美分/蒲式耳,上涨82.25美分/蒲式耳,涨幅达14.7%,期间最高价644.5美分/蒲式耳,最低价471美分/蒲式耳。中国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11月国内累计进口小麦数量749万吨,同比增加150.5%。澳大利亚农业资源经济科学局(ABARES)发布的报告称,中澳关系紧张导致买家避开澳洲小麦,中国小麦进口需求很可能通过进口美国以及黑海小麦来满足;中国2020/21年度小麦进口量将达到800万吨,创下25年来的新高。美国农业部2020年12月全球小麦供需报告预计中国2020/21年度小麦进口预估为850万吨。2020年9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2021年粮食进口关税配额申请和分配细则;其中小麦进口关税配额总量为963.6万吨,与2020年保持一致。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拓展多元化进口渠道,增加适应国内需求的农产品进口。荷兰合作银行、德国商业银行以及高盛集团在内的多家投行预计2021年农产品价格将上涨。世界银行在《大宗商品市场展望》报告称,农业类大宗商品已收复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失地,并有望在2021年实现温和增长。国际冲突、极端天气以及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和粮食贸易供应链中断相互叠加,加剧全球粮食供给体系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三、2021年国内麦市展望

  受疫情影响,2020年以来国内突出强调粮食安全重要性,各地各部门把确保粮食安全作为“三农”工作的头等大事和首要任务,确保粮食播种面积和产量只增不减,提高复种指数,增加产粮大县奖励。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防止耕地“非粮化”稳定粮食生产的意见》指出,将有限的耕地资源优先用于粮食生产,着力稳政策、稳面积、稳产量,牢牢守住国家粮食安全的生命线。2020年12月28日至29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习近平指出,要牢牢把住粮食安全主动权,粮食生产年年要抓紧,要严防死守18亿亩耕地红线;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稳定和加强种粮农民补贴,提升收储调控能力,坚持完善最低收购价政策,扩大完全成本和收入保险范围。2021年国家继续在小麦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因素,经国务院批准,2021年生产的小麦(三等)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13元。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底,国家临储小麦剩余库存数量7705万吨,同比下降1581万吨;其中江苏地区1645万吨,同比下降85万吨;安徽地区1872万吨,同比下降219万吨;河南地区3565万吨,同比下降633万吨;河北地区280万吨,同比下降242万吨;山东地区197万吨,同比下降308万吨;湖北地区小麦146万吨,同比下降81万吨。国家临储小麦虽库存量仍处于高位,但考虑到粮源质量情况以及区域分布,国内麦市结构性矛盾仍存。2021年国内小麦购销市场化态势将进一步凸显,小麦饲用需求量仍将处于高位水平,饲企与面企阶段性争粮现象仍将显现,政策与市场之间的博弈或加剧,政策性小麦库存数量仍将下降。市场购销主体心理预期将很大程度上影响流通市场小麦库存水平,国家临储小麦采购成本仍可作为麦市贸易的阶段性价格参考。预计2021年国内主产区小麦托市收购启动难度较大,2021年小麦产质量情况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农户惜售与贸易商囤粮力度,区域间因供需格局不一,麦价走势或有所分化。2021年全球疫情情况、国内小麦饲用替代力度、市场主体购销心理博弈以及政策调控等因素将影响麦价运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