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风民俗

古诗词里过“冬至”
日期:2019-12-18作者:来源:石家庄新闻网点击: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刺绣五纹添弱线,吹葭六琯动飞灰。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云物不殊乡国异,教儿且覆掌中杯。”这是唐代杜甫的《小至》,是对冬至时节的传神描述:自然界的节气和人世间事逐日相催,冬至一到,阳气初动,春天也就快来了。刺绣姑娘添丝加线赶做迎春的新衣,人们吹起芦管,尘土向上飞起,则知冬至已到。堤岸好像等待腊月快点过去,好让柳树舒展枝条,山中的腊梅冲破寒气傲然绽放。此地的自然景物与故乡相差无几,就让小儿将美酒给我斟满,一饮而尽吧。

  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中一个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国民间的传统节日。在民间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所以古人称冬至为“亚岁”或“小年”,许多地方流行着冬至祭祖和吃饺子的习俗。而在古代文人笔下的冬至,则更是别有一番情调。

  “今日日南至,吾门方寂然。家贫轻过节,身老怯增年。毕祭皆扶拜,分盘独早眠。惟应探春梦,已绕镜湖边。”宋代陆游《辛酉冬至》中的描述,让人们在这样的时节,最容易感受到时光的流逝。特别是年岁越长,越感觉岁月如风,悄悄溜走,只恨不能牢牢抓住,把它系在手心。“黄钟应律好风催,阴伏阳升淑气回。葵影便移长至日,梅花先趁小寒开。八神表日占和岁,六管飞葭动细灰。已有岸旁迎腊柳,参差又欲领春来。”宋代朱淑真的《冬至》告诉人们,寒冬已至,春天还会远吗?即使万物凋零、萧条不已,可那含苞的梅花、渐长的日光,都叫人满怀希望。

  冬至时节,文人们最易借景感怀。唐代白居易的《邯郸冬至夜思家》云:“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表达了作者“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孤独寂寞。在远方的驿站,孤独地度过这样的佳节,其中的寂寥,每一个远在异乡的游子都会懂。思念是一条悠长的线,牵动着亲人的心弦。远在家乡的人们,在这个时候也一定惦念着远行的亲人。“衔泣想慈颜,感物哀不平。自古九泉死,靡随新阳生。禀命异草木,彼将羡勾萌。人实嗣其世,一衰复一荣。”宋代梅尧臣在《冬至感怀》中含泪想起去世的慈母,感叹世事的不公。但荣辱盛衰、往复循环,那又何必感伤冬季万物的凋零呢?随着新阳它们总会重现生机,人生又怎能被一时的失意和落魄打倒?唐代诗人戎昱的《谪官辰州冬至日有怀》:“去年长至在长安,策杖曾簪獬豸冠。此岁长安逢至日,下阶遥想雪霜寒。梦随行伍朝天去,身寄穷荒报国难。北望南郊消息断,江头唯有泪阑干。”诗人身处南方断绝了来自北方的消息,冬至日抚今追昔,感慨顿生。想到身处偏远地方,报国难成,不由得涕泪横流。

  宋词里的冬至,却透着欢愉和美好。“寒谷春生,熏叶气、玉筒吹谷。新阳后,便占新岁,吉云清穆。休把心情关药裹,但逢节序添诗轴。笑强颜、风物岂非痴,终非俗。清昼永,佳眠熟。门外事,何时足。且团圝同社,笑歌相属。著意调停云露酿,从头检举梅花曲。纵不能、将醉作生涯,休拘束。”宋代范成大的《满江红·冬至》描述了冬至节气与亲朋一起欢聚,饮酒、赋诗、高歌,把失意付之清酒,尽化作一片诗意。

  “异乡冬至今又朝,回首家山入梦遥。”翻阅古诗词里的冬至节气,去感受一个别样的隆冬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