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扇子的风流
日期:2015-09-01作者:王琪来源:定西日报

  展开一世繁华,折起半生回忆。那把摇动的扇子,带着翰墨的清香,透着历史的清凉,在这赤日炎炎、热浪滚滚的夏日里,以轻盈的姿态,优雅的诗意,穿越时光的薄雾与禅寂的光阴,轻巧玲珑地曼妙在人们眼前。

  扇子,在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里,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绚烂的民族风情,深受国人喜爱。然而,扇子最初并非是纳凉的工具,而是统治者的礼节之具。史书记载,羽扇之制“起于殷世高宗时。”殷商时叫“扇汗”,是用来装在马车上遮阳蔽雨的“雨伞”,衍化为后来的“华盖”,其后又成为帝王将相出巡时的装饰,称做“障扇”。直到西周时,扇子才具有了扇风纳凉的功用。汉唐以后,扇子广泛流行,走入民间,并与文人雅士携手为友。南北朝时,折叠扇从朝鲜传入,异军突起,迅速串红,苏东坡云:“如市井中所制折叠扇……展之广尺余,合之止二指许。”明清时期,是扇子的全盛时期。从古到今,那一把把端庄高雅的白纸扇,名贵考究的黑纸扇,隽秀美丽的细绢扇,气度非凡的挂扇,还有婀娜多姿的舞扇以及价廉物美的香木扇,穿越风尘岁月的长河,承载沧海桑田的世事,一点点步入到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里,步入到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里。

  千百年来,那把精致的扇子,汲取岁月清露,濡染翰墨清香,以轻灵雅致的风骨,以大雅大俗的气度,流转在千秋万载的岁月里,风流在平平仄仄的诗书中,形成了独特的“扇子文化”。文学名著中有它的影子,戏曲舞台上有它的身姿,带着草木的芳香,流着翰墨的清香。

  三国中,诸葛亮手中的那把羽扇是智慧的象征、指挥的军刀。只要他轻轻一摇,就能摇来一江东风、千军万马、三分天下。红楼里,一把优雅的纨扇,装饰过金陵十二钗的梦境,承载过红楼女儿欢乐的时光。桃花林里,林黛玉以扇遮面,人面桃花相映,诗风词韵流淌;滴翠亭边,薛宝钗玉扇扑蝶,娇喘微微,粉汗淋漓。《西游记》中那把奇异的铁扇,能大能小,能开能合,更能呼风唤雨,只要它轻轻一扇,纵然是万丈火焰,也能立刻扑灭。水浒中,那首著名的山歌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在艺术舞台上,扇子别具一格,别开生面。一把扇子可以是刀、是枪、是马鞭、是笔墨,亦可以是信纸、是枕头、是扁担。优雅传情的舞台上,文生扇胸,花脸扇肚,小生不过唇,丑扇目,旦掩口,媒婆扇两耳,僧扇衣袖等等,不但给表演锦上添花,更为观众带来无限乐趣。

  扇子更是文人们自古以来抒怀的选择,题咏的载体。“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旷世才女班婕妤面对悠悠岁月,寂寂深宫,借秋扇抒怀,表达对爱情渴望和对心灵召唤的良苦用心。这首《团扇诗》开咏扇诗之先河,从此历朝历代的骚人词客歌咏不断,佳作迭出。东晋时同样怀着追梦情怀的金陵才女桃叶,她笔下的《团扇歌》,与汉宫怨妃班婕妤的心境完全不同:“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青青林中竹,可作白团扇。”“持许自障面”“羞与郎相见”,抒发了她对大书法家王献之“相忆莫相忘”“动摇郎玉手”的浪漫爱情。南国名妓李香君,风华绝代,美貌一时倾倒江南烟花巷陌,她的斑斑血迹在侯方域相赠的扇子上染就朵朵桃花,“桃花扇底送南朝”,这把扇子,竟承担着一个朝代的兴亡,映射出个人的际遇和历史的沧桑,南明的意象中,会留下桃花扇这把寄托沉重过往的折扇么?“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唐代诗人杜牧以清新隽永的笔触,写出了新秋之夜少女们拿着轻罗小扇追扑流萤的动人情景。大文豪苏东坡在刻画周郎的风流儒雅时,借羽扇而歌:“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让人心驰神往,心生艳羡,无限怀想那个风云变幻的时代。而在扇面上题诗作画则始于三国,渐盛于南北朝,晋代有书圣王羲之为老妇题扇的佳话,唐宋以来,有许多名家都在扇面上留下了宝贵的翰墨丹青,到了明清,题扇画扇之风盛行,成为文人雅士的一种时尚。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写过一幅雨竹扇面,疏篁瘦筱,几许叶片,但水墨酣畅,极写风雨秋深,清幽萧爽的意趣,并自题五绝一首:“取云少少许,胜人多多许。努力作秋声,瑶窗弄风雨。”诗书画俱佳,精气神并胜。明朝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伯虎,才华出众,风流倜傥,但一生坎坷,性格狂傲,最后潦倒而死。那幅著名的《秋风纨扇图》中,一仕女手执纨扇,侧身凝望,眉宇间微露幽怨怅惘神色,衣裙在萧瑟秋风中飘动,身旁丛竹拂拂。画上题诗云:“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描摹的是仕女的幽怨,流露的却是他孤高落寞、无人赏识、自觉不合时宜又不肯俯就的无奈情绪,表达的也是他狂放孤傲的心境和对世态炎凉的无限感慨。

  “影动半轮月,香生一握风”。那把风流婉转的扇子,如中天明月,如春夜江水,千古如一,常流常新。喜爱它的人,手中把玩,墙上展挂,柜里珍藏,心中牵念。每当夏日来临,尽管电扇、空调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但它依然带着诗情画意的清凉,驾着历史文化的长风,以“举止随处消酷暑,动来常伴有清风”的姿态,以“有风不动无风动,不动无风动有风”的随意,走进百姓人家,融入生活百态。

  时在六月,酷暑难耐,那把文风郁郁的扇子,又情不自禁地在我的眼前摇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