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夏日毛豆香
日期:2017-07-31作者:刘传福来源:定西日报点击:

  记忆里,夏天是一粒粒饱满的毛豆。

  毛豆是家乡的土特产,每年,父母总会选好一块相对肥沃的土地播下两斤种子,待收获后,一来吃新鲜的煮毛豆,二来晒干磨豆花。

  阳春三月播种季,在一盏煤油灯下,母亲总会将前年预留的种子翻出来,慢慢倒进一个筛子,筛掉秕的,留下饱满如灯花般大小的毛豆,准备春播。

  精心选择的土地,总是离家很近的自留地。下种之前,父母总会用锄头将板地翻松,均匀有序挖上窝,然后再将豆种均匀撒到每个窝里。

  暖阳下,母亲戴着一顶帽子,左手抱一个装种子的小竹篮,双脚踮起在豆窝的空隙间来回移动,右手则抓起一把豆子成拳头状伸出,然后食指中指间留出一道缝隙,向前后左右撒去……母亲撒种的弧线和婀娜的身姿,绘成一幅柔美的春耕图,伴着泥土清新的味道,定格在惺忪的黄土地上。

  豆种发了芽、开了花,迎着雨露茁壮成长,直至初夏时节,每株豆秆上挂了不少小小的豆荚,嫩嫩的、绿绿的、扁扁的,上面长满了如丝的绒毛,甚是惹人喜爱。

  过了半月,豆荚鼓了起来,绿绿的荚衣,如子宫一般默默呵护着自己的幼子。

  煮毛豆是我们兄妹的最爱,至今回味起来,嘴角边似乎也会飘过一抹淡淡的清香。

  一大清早,母亲将成熟而青青的毛豆整株整株地割回来扎成把,然后放在煮沸的大半锅开水里,添加些柴禾,毛豆的清香一会儿便溢满了整间屋子。   再过些日子,沐浴着仲夏的骄阳,整株整株的毛豆掉了叶,豆荚也慢慢变黄了。母亲将其收割回来,扎成小把,铺开晾晒在太阳下。

  中午时分,骄阳似火,豆荚被晒得焦黄,伴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一粒粒黄豆从豆荚里蹦了出来,跳得满地都是,如一个个音符在院坝飞舞,悠然弹唱。此时,母亲挥舞着连枷,一会儿工夫就将豆荚打碎,经过一番筛簸,一颗颗饱满的黄豆就被装进口袋储存起来。

  冬闲时节,家里来了客人,母亲舀出一碗黄豆稍作浸泡,在石磨上磨成豆浆,再做成豆花。一碗碗白白嫩嫩的豆花,端上桌子,散发着一阵阵热气,让人垂涎欲滴。

  记忆总是抹不掉过去,让人情牵梦萦。如今,母亲老了,土地被征用,石磨不复存在,家乡的毛豆只是一个念想。每年,趁着新鲜毛豆上市,我总会去市场上买些回来,和全家人一起煮来吃,而且乐此不疲。

  仲夏时节,吃着毛豆,享受着美味,屋里、锅里、嘴里、心里、记忆里,都是满满的毛豆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