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小院葫芦入画来
日期:2017-11-17作者:刘丽华来源:甘肃日报点击:

  去朋友家的院子,一眼看到的是葫芦,地上躺的,墙上挂的,原生态的,手描彩绘的……朋友夫妇都是民间画家,他们的民俗画大红大绿,大俗大雅,有秧歌大扭,有炊烟大冒,有唢呐大吹……我最喜欢的是女主人的葫芦画,描眉似的,犹如苏东坡诗中的或“横烟”或“却月”或“倒晕”,来龙去脉都有交代。

  记得春天去的时候,朋友夫妇正在院墙下种瓜点豆,种得最多的就是葫芦,有人问种这么多葫芦哪吃得了,葫芦食用期不长,稍不留神就老了不能吃了。男主人回答:葫芦一身是宝,可食用也可药用,葫芦谐音“福禄”,“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是传说中药王爷在葫芦里下过神药而普救众生免除瘟病,所以,葫芦千百年来被人们看作吉祥物,身上大有文章可做。

  待再去时,已是瓜棚架下好遮阴,一架架凉棚瓜豆起舞,花儿吟唱,苦瓜、丝瓜、扁豆、刀豆、豇豆、葫芦你来我往,黄花紫花白花你呼我应。最张扬的就是葫芦,藤蔓粗壮,叶片婆娑,大大小小的葫芦娃吊在藤上,错落有致。女画家介绍:这是亚腰葫芦,《西游记》里不是说“头勒得似个亚腰儿葫芦”吗?瞧,腰一束,小蛮腰就出来了,盈盈一握,婀娜多姿,乐器葫芦丝就是这一款做的。它最小的才豌豆大,宜做挂件,可值钱啦,《明宫史·火集》里记载:“仍有真正小葫芦如豌豆大者,名曰‘草里金’,二枚可值二三十两不等,皆贵尚焉。”听得各位一惊一叹。女画家继续介绍:这是西瓜葫芦,水平锯开顶部,就是一只葫芦罐;这是柿子葫芦,可做葫芦壶或葫芦碗;这是长柄葫芦,小的宜做葫芦勺,大的能做葫芦瓢;这是并蒂葫芦,常做情侣信物……看到姿态各异,憨态可掬的葫芦娃们,想象着经这对夫妻之手一点拨,觉得很有盼头。

  《诗经·幽风》云:“七月食瓜,八月断壶”,此“壶”就是葫芦壶。因为牵挂葫芦,我们秋日再次造访小院,夫妻俩正在施展民间技艺,男的负责加工制作:将外壳坚硬的葫芦采摘下来,浸泡清洗,有破损、小洞的淘汰出局,完好的去表皮,风干,用砂纸打磨光滑,用油灰填充虫眼,或保留斑驳纹络,保持外形原貌,或锯成碗、罐、壶、瓢、勺等。女的进行彩绘涂抹:以葫芦当纸,采用无毒无味的丙烯颜料,精描细绘,有脸谱,有十二生肖,有花卉图案……我一眼相中了“执子之手”,是一对并蒂葫芦,大红底,一双男女,穿红着绿,喜气洋洋。女画家说我好眼力,归我了,这寓意夫妻牵手白头,比翼双飞。告别时,每人相送一宝,一是“五福临门”,以红绳线绑串的五只小葫芦;一是“生机勃勃”,说放在床侧,祝福健康。

  我们人手一葫芦,欢天喜地走在路上。有人打趣:“小心撞上铁拐李,他会扔掉手里的酒葫芦,来抢我们手上的宝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