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石榴花开照眼明
日期:2019-07-05作者:来源:甘肃日报点击:

  五月,我沐浴晨晖又行走在从县城回家的乡村小路上。小路很窄,但路两边绿水潺潺,脚下杂草丛生,路两旁槐树、柳树、白杨树、柿子树、核桃树绿荫如盖,沟坎边一垄垄的野蔷薇葱茏茂密,不远处一畦畦长势旺盛的油菜籽荚正在阳光雨露中极力汲取着大地的营养,高低错落的一块块麦田里,碧绿的麦苗擎着硕大的麦穗正在授粉灌浆——抬头远望,蓝天白云映辉,青翠碧绿点彩,阵阵芳香扑鼻而来,好一幅醉人的田野美丽画卷。

  眼前的这些美景是留存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可磨灭的美丽图画,几十年来犹如一杯又一杯醇香的美酒被我品尝着,感觉如在烈日下一次次畅饮着山间淙淙流淌的清泉,浸润着我的内心绿地。但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去看一下乡亲们前几年在一片旱地里建成的软籽石榴园。走出绿荫如盖的小路,向右走过一座杂草丛生的水泥拱桥,扯着枝繁叶茂的灌木丛爬上一个石头砌的高坎,沿地埂穿过麦穗碰撞裤腿的麦田,再爬上一道石头砌的高坎,起身抬头的间隙,一棵棵手腕粗的石榴树映入眼帘。抬头远望,只见满目的翠绿和嫣红向不远处右边的南山坡、左面的南山沟延伸而去。这片石榴园大概有五十亩,近两千株如手腕粗的石榴树间行有距、排列整齐。翠绿欲滴的树冠绿荫如伞盖,嫣红的石榴花正在次第开放,如颗颗红玛瑙镶嵌在一簇簇碧绿的翡翠中。在早晨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浓绿的石榴叶和鲜红的石榴花交相辉映、熠熠闪光,眼前简直就是一汪由绿色和红色会合而成的涟漪湖水。正如唐朝著名诗人韩愈所云:“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这就是石榴家族中优良品种——突尼斯软籽石榴生长的地方。

  六年前我在林业部门工作。县上一位领导同志给我安排,河南偃师县农科所从非洲突尼斯引进培育着一种可以连籽吃、口感很好的软籽石榴,已经培育成功,我们县是否引进栽植?我当即安排车辆和技术员去河南偃师县购买软籽石榴苗。一个星期后,两千株软籽石榴苗购回,只有圆珠笔芯粗,在大田中无法栽植,只有再次育在苗圃中,等它长大后移植大田中。

  两年后的一天,我回到家乡与乡亲们闲聊,乡亲们问,是否有好品种的水果树让他们栽一些。我突然想起育在苗圃中的软籽石榴苗,它应该有小手指头那么粗了,如果乡亲们愿意栽,让他们建一个软籽石榴园该有多好!我把想法给乡亲们说了,有些愿意栽,有些却不愿意栽。不愿意栽的乡亲害怕软籽石榴苗是骗人的。乡亲们认为,石榴籽都是硬的,吃石榴时把籽要吐出来,哪里听过籽是软的可以吃下去的石榴?实际上我也有顾虑,石榴树苗栽植长大后不结果咋办?或者结的不是软籽石榴又咋办?如果这样,我岂不是把乡亲们哄了?但是,我又想,办成一件好事,哪有不担风险的!我斩钉截铁地对乡亲们说:如果是假树苗,我个人愿意承担经济损失。乡亲们见我说这话,都愿意栽了。

  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乡亲们对软籽石榴树苗进行了连片栽植,栽植时定行距、挖大坑、施底肥、剪枝条。石榴树栽完了,乡亲们仍然心存疑惑。实际上乡亲们和我的心里都清楚,即使栽植失败了,他们也不会让我赔偿的。三年过去了,石榴树苗长到了镰刀把那么粗,但还没有结果。有些乡亲沉不住气,在我面前说起风凉话,有个别乡亲还把树苗连根挖掉,又种上小麦,我的心中也颇为忐忑。但是,我坚信树苗不会是假的,结果只是个时间问题。

  果不其然,第四年,大部分石榴树开了花,鲜红成片的石榴花成了村边的一景。节假日期间,招引许多县城的游人来石榴园里游玩拍照,一小部分石榴树还结了果。秋天刚刚来临,石榴还未完全成熟,乡亲们迫不及待地摘下一颗长大了的石榴,用刀子划开,将未熟透的石榴籽剥出来含在口中,咀嚼起来。哎呀!真是软籽石榴哩,牙齿轻轻一咬就碎了,还香甜得很哩!乡亲们争相品尝软籽石榴,高兴极了。等到中秋节时,乡亲们摘下仅有的几十颗软籽石榴拿到县城去卖,因其籽软、香甜可口很快被抢购一空,有几个大的竟然每个有一斤半重,卖到十元钱一个。乡亲们给我也送来了几个大的,让我尝尝。我吃着香甜的软籽石榴,心里高兴着,自己毕竟帮助乡亲们办成了一件好事。

  去年,乡亲们栽植的近两千株软籽石榴树全部结果了。石榴摘完了,也卖完了,乡亲们都在笑嘻嘻地给我说着卖了多少钱。我还知道,过去怕石榴树不结果而挖了树苗的个别乡亲,又在悄悄地剪枝扦插哩,重新栽植。

  村子旁边的软籽石榴园不仅为乡亲们带来了经济收入,也是村边的一大景色。春夏时节,软籽石榴园繁茂的枝叶如翡翠般青翠欲滴,次第开放的石榴花如红色的玛瑙,就像乡亲们欢喜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