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金银花之恋
日期:2020-09-22作者:来源:定西日报点击:
    又到了金银花收获的时节,可是刚子妈妈头晕得厉害,刚子送妈妈去了医院。
  巧芸看着刚子家的那两亩掩映在翠绿中的一束束鹅黄色的金银花,心急如焚。婶儿要住院打吊针,这地里的金银花可怎么办呢?
  巧芸知道,刚子是个孝子。叔去世得早,是婶儿一个人拉扯刚子姐弟俩长大的。刚子毕业的那年,姐姐出嫁了,刚子在外地找了个工作,家里就只剩下婶儿一个人。两年前,婶儿动不动就头晕,刚子哥二话不说就辞了工作,回到了家乡。
  巧芸还知道,刚子辞了工作的那年,他还未过门的媳妇就提出了分手。刚子很理解那个姑娘,自己这两年没挣到钱,如今妈妈病了,人家姑娘跟了自己肯定是要受罪的。
  巧芸心里明白,刚子丢了工作又丢了媳妇,婶儿想不开,头就会常常晕。
  巧芸心里替刚子感到不服气,刚子身体结实,人又勤快,还是村里数得着的帅小伙,家里穷点怎么了?现在种上了金银花,只要人有上进心,勤劳踏实,过上好日子那是迟早的事!
  后来,刚子一边忙地里的活,一边照顾妈妈。也就是在那年,村上结合自身的地形环境和地理条件,确定将金银花种植作为帮助群众增收致富的产业,引进金银花苗进行种植。刚子怕种得多了自己一个人收不过来,就种了两亩。
  到了第二年,刚子的金银花就获得了收益。今年,在刚子的精心呵护下,两亩金银花长势茁壮、茂盛,而且收购的价钱又好,刚子心里喜滋滋的。
  采摘金银花一定要赶在花苞绽放之前,金银花的花苞一旦绽开,药用价值就会大打折扣,也卖不出好价钱,可偏偏在这时候妈妈又病了。刚子安慰妈妈说,先安心看病,回头再摘,摘多少算多少。
  一个星期后,妈妈出院了。刚子第一时间去地里摘金银花,一到地里却傻了眼,这头茬花肯定被别人摘了,会是谁呢?刚子又转念一想,不管是谁摘了就好,错过采摘期不就糟蹋了吗?怪可惜的。
  新一茬金银花已长好待摘,刚子在地里忙了整整一天,太阳快要落山时,他带上采摘的鲜花骑上摩托车朝着金银花烘干场的方向驶去。
  烘干场里等候收购金银花的人很多,队伍排成了长龙。终于到了刚子,烘干场老板张大哥说:“刚子,你可来了,今天把你这几天的账结了,那可是一大笔钱呢!”
  刚子一时间怔在了那里,只听见张大哥说:“这几天你不是让你们村里的巧芸给你帮忙吗?账都记在这里了。巧芸可真是一个好姑娘啊!”
  原来是巧芸帮自己摘了金银花。
  晚上,刚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其实,刚子知道,巧芸一直喜欢自己,自己也喜欢巧芸。可是以前自己家境不好,他张不了口。如今有了这金银花,金银花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金银”,日子一定能过好。想到这里,一种别样的幸福和美好如涟漪般在刚子心头荡漾开去,他给巧芸发了一条信息。
  天亮了,刚子一到地头,就看见巧芸已经在地里熟练地摘着金银花。金银花在朦胧的薄雾里,轻轻摇曳着,偶尔有几朵盛开的花瓣在晨风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银白的,金黄的,细细碎碎的花朵让刚子的心变得细腻温润。
  巧芸见了刚子,连忙焦急地说:“你不是昨晚发信息说婶儿又头晕了吗?怎么没去医院?”“我有话要给你说,就发信息骗了你。”刚子边挠头边说。
  巧芸说:“刚子哥,你说吧,但是以后可不能再说婶儿病了这样的话了。”
  “好,我再不说婶儿病了。”刚子说,“以后就说咱妈病了……”
  刚子的话没有说完,巧芸的脸就悄悄红了。
  “有了你这个儿媳妇,咱妈的病就好了。”刚子的脸上笑开了花。
  “快摘吧,明年咱们再多种几亩金银花。”巧芸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风儿轻柔,阳光正好,淡淡的金银花香随风飘来,甜蜜清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