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西江月
日期:2021-08-31作者:来源:定西日报
    骤雨初歇,阳光透过云层再次撒下,虽是初晴,却也温润。蓝天之下,凤凰苍翠,松柏长青,洮河滚滚,风中飘来泥土特有的清香。来西江一年半了,却很少走动,除了杂事繁忙,多是人地不熟,孤身只影而不愿出门。如此情景,难得兴起,便邀了诸君沿着洮河踏风而行。
  西江位于岷县北,距城约二十五公里,因靠近陇南地区,这里气候湿润,多雨,昼夜温差大,山多嶙峋险突,万木蔓蔓日茂,小镇背倚凤凰,面临悠悠洮河,所以并没有黄土高原的苍凉孤寂。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非智者也非仁者,却也爱山水环绕,交相辉映,对于西江的热爱,这便是其一;二者缘于其名:西江,西江月,大江之上,小舟轻摇,皓月当空,微风习习,这是唐诗宋词里才有的美好,每每提之,脑海里便能想到苏子泛舟赤壁的优美。
  从街尾小巷穿入,二三童稚嘻嘻,谈笑之间引得犬吠,偶有妪翁探门而望。行百余步,便出,河风扑来,豁然清醒,一去午后的沉闷烦躁。驻足定睛,狭长的河滩上,田连阡陌,大小不一的每一份地都有着她自己的归属,这里的土豆、玉米、青稞、当归,那里的黄芪、油菜、蚕豆,黄的,绿的,紫的,每一块土地,每一种作物,都在展示着自己,把根扎在地下,然后向上,再向上,努力生长。
  作为黄河第二大支流、上游右岸最大支流——发源于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的洮河在汇聚了迭藏河后便从岷州这块土地上向北折去,汇入我们的母亲河。但在没有汇入黄河之前,在西江,洮河只是一位慈祥包容的母亲,日夜不停,滋润喂养着两岸五十万岷州儿女,呵护着所有依赖她而生的万物生灵。
  河滩不远处,一丛一丛的菖蒲和水草,郁郁葱葱,小丘之旁的洼地里,几只野鸭悠然浮过,偶尔朝着我们长鸣几声,然后“扑棱”一声飞走。除了一群啃食青草的本地黑山羊和采蜜的蜂外,最令人激动的是遇见三只白鹭,它们通体雪白,形态轻盈修长,仙衣飘飘,遗世而立,处而不惊,相比之下我们这些闯入者倒是过于唐突莽撞。或是我们打扰了他们的清修,在远远地,悄悄地看了一会之后,他们便振翅高飞,在空中优雅地转了方向之后便消失在眼前。
  溯游而上,在水缓之处,一渔者正下笼抛网,河中鱼多为灰色土鱼,长不过几寸,除此,或少有秦岭细鳞鲑分布。但渔者并未将所获之鱼收入桶中,而是再次放生,如此反复,问而才知,家中只有老妇及孙,子媳长年打工在外,少种地,无家畜,故而每日于此消磨时光,不为捕鱼。许久,引犬负杆而回。
  时斜阳晚立,水波不兴,想所游之青草滩、铁尺梁、马槽沟、腊子口,每至一处,其景各异,其貌截然,然皆令人叹,记忆犹新。醉翁曾曰:“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俗事繁杂之余,携友三五,游于奇山妙水,闻一方风土人物,兴起而起,兴尽而归,乐哉!乐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