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分析预测

期现市场“共振” 南北豆价“联动”
日期:2020-04-02作者:来源:龙粮网

  【核心提示】受东北大豆价格带动,关内豆市在预期之中大幅上涨,仅3天时间涨幅就超200元/吨,期现价格隔夜疯涨,销区市场对南北大豆价格已失去“话语权”,被动接受产区价格成为近期趋势。 

  政策性大豆收储的消息,使得东北大豆“闻风而动”,关内豆市也“不甘落后”。由于涨速较快,区域间倒购也措手不及,随后,追涨、惜售共同体现。 

  豆价上涨将拉升养殖成本,未来也可能推高副食品价格。当然,收储在东北春耕备耕前体现,对大豆振兴计划无疑是最大的利好,加上“大豆种植补贴会高于玉米补贴200元/亩”的消息陆续传开,再有现行高昂的豆价表现,更会激励大豆面积的提升。种植结构可能因此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减少的则是玉米和水稻面积。 

  东北商户中“头彩”期现隔夜翻“跟斗” 

  国储以不同的收购方式介入东北产区,在基层粮源进入不同的贸易群体仓中的此时,给正处于低迷的豆市注入了活力。豆农持豆较少,没有得到本轮大涨的实惠,而不同的贸易主体则分得政策“红利”。许多持豆较多的贸易商激动得“夜不能寐”,期现价格隔夜疯涨,使他们有种“躺在床上赚大钱”的感觉,几乎与“彩市”中了“头彩”没有区别。 

  回过头看的确是这样,3月15日前期货价格在4100元/吨附近徘徊,当时各地普通塔选商品豆现货装车报价仅4120~4200元/吨。至上周末,期货价格达到4788元/吨后冲高受阻;而同类商品豆装车报价已跨过4600元/吨,许多运输优势区域部分贸易商怕卖后吃亏,已出现超前报价。 

  至上周末,4700~4800元/吨的要价明显增加,但毕竟产区新的主体不断涌现,这类主体虽然收购量不大,但均超出产区现行价格,产区跨区域倒购现象与日俱增。许多贸易商放弃销区市场,眼中只盯期货波动,连续多年的期现背离成为未来豆市的“风向标”。 

  国储入市公示价4200元/吨,受期现大幅上涨影响,4400元/吨的“协议”价成为现实。3月25日,内蒙古大杨树即以4400元/吨进行“挂牌”收购;而在黑龙江产区,同时启动“意向协议”4500~4520元/吨的入库价。3月27日,黑龙江嫩江某粮库按4600元/吨收购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国储这种操作,大幅提振了贸易商的看涨信心,向市场释放量减少,产区“内销”式的“转圈倒粮”现象,令价格与日俱增地“隔夜”暴涨。与此同时,期货表现更加“疯狂”,从上周一起,每个交易日都上涨100多元/吨,至周五早间开盘,最高时直逼4800元/吨受阻,高点达到4788元/吨,至下午回调到4684元/吨,当日振幅在3.5%左右。 

  产区内持粮较多的商户,在涨价之后续补的豆源占比较少。目前,仍有一部分大商户仓中存有3000~5000吨豆源,这类豆源入仓价格在3300~3500元/吨之间,按现行销售价格计算,说是像中“头彩”也不为过。 

  产区贸易商近期已不考虑市场需求状况,只要有“共振源”,报价翻过4700元/吨就向4800元/吨“奔”;等4800元/吨出现了,目光又紧盯5000元/吨。 

  人们的情绪本周会集中在期货盘面的变化,一旦跨越4800元/吨,现货上演的不仅是有价无市,更会出现无价无市的局面,因为有许多人“不敢报价了”。东北这种现状,使人们看到“风越刮越大,浪越推越高”,加上国际疫情蔓延较快,封国、封港消息不断传来,令国内豆市“插翅”欲飞。 

  关内追涨略“迟疑”沉睡豆市被“激醒” 

  东北产区大豆行情持续上涨,对关内的传导很快体现,因关内各区域除了向市场输出外,不像东北产区有较多的“共振”主体,市场低迷,产区则冷静。由于终端市场仍未完全恢复常态,已入市的豆源转化较慢,以致关内各地在进入3月下旬后行情仍处于稳中趋弱的态势。随着东北豆流入终端的价格与关内“剪刀差”缩小到极限,下游市场把目光瞄向安徽、河南、山东等产区。市场经营商刚有反应,产区沉睡的豆市很快就被“激醒”。 

  关内产区上周初主流装车价在4900~4960元/吨,市场却在犹豫。但从上周三开始,各地“变脸”较快,加上两天降雨,产区几乎各区域价格均大幅上涨。同类豆源净粮收购价至上周末已上涨到5000~5100元/吨,装车报价同样冲高,多在5200~5260元/吨,部分商户超前报价现象明显显现;同等质量区域间差价较小,部分有新型筛选设备的装车报价最高5260~5300元/吨。 

  江苏南部产区的南通、盐城、东台、大丰、淮安等地,品种多、乱、杂,每个品种各有需求主体,鉴于基础价格已经过高,目前上涨幅度不明显;像“翠扇”“腐豆”“黑脐王”“大乳白”这类豆源仅上涨40~80元/吨,而“杂花豆”却上涨100~200元/吨,主流价已在5200~5280元/吨。江苏北部地区的睢宁、沛县、贾汪区优质类单一品种较少,以“杂花豆”为主,质量难与南部相比,装车价同样上涨,上周末已出现5160~5200元/吨,比上周初上涨100~160元/吨;大乳白品种因种源毛粮装车价高达6400元/吨,导致商品豆质量下降,装车价6200元/吨,继续上涨空间较小。 

  湖北产区除当地豆源“中黄”和“冀豆”外,还有一定量早熟品种;另外,从河南、山东拉回的赌市豆源依然不少。地产“中黄”品种装车价在5140~5240元/吨,优质“冀豆”5400~5460元/吨,早熟品种高达6200~6300元/吨,外地流入的赌市豆源低于现行原产地价格,在4900~5000元/吨。由于湖北地产各类豆源现行价格已经偏高,上涨幅度不会太大,因产区距夏收已不足50天,挺价心理没有外围浓厚。 

  南北共振互“缠绵”销区市场失“话语” 

  终端市场受疫情影响,豆制品加工总量比常年同期下降。目前各地大豆消耗仍处于常年最低值,市场经营主体大户仓中豆源价格由低向高逐渐显现,而中小户型受仓容和资金限制,难以提前备货。产区价格大幅上涨,越观望越涨,越涨越不敢补库。实际上,终端市场销售价格虽然也随产地上行,但仍与产地当天的价格发生较大背离。 

  市场经营商对东北大豆价格难以承受,而产区则不考虑市场需求,产区内“你追我赶”,尽可能找到“倒购”豆源,市场被动接受产区价格,已经没有“话语权”。 

  南北产区食品豆入市价差缩小到极限后,许多经营商欲对关内豆进行补库,未曾想关内大豆价格也迅速提升,南北产区行情共振,且惜售心理浓厚。 

  近期各产区行情难以趋稳,国际疫情迅速蔓延,多个大豆主产国已明令封港,进口豆源和油粕均会受到较大影响。近期食品市场虽有一定量的替代源,但港口分销价也大幅提升。 

  鉴于目前南北产区均认为豆源短缺,未来替代源减少,抬价收购明显拉动养殖成本和豆制品加工成本。建议尽快释放国储、省储和地储豆源,缓释炒作氛围,让期现货行情回归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