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你在这“半”,ta在那“半”
日期:2017-12-15作者:来源:北方时报点击:

  小雪节气,我撑着忙了半个上午,还好盐湖法院一年多来始终都给我良好的印象。中午愉快地步出大楼,再次来到向左走不远的裤带面馆。我自由自在地吃着,偶尔停下来发个朋友圈。小馆营业面积不大,客流不多,相对多的来客是二十多岁的一对对年轻人。我斜右手边靠墙的是一对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男生瘦削、略高、精神、稍俊,一身合体的藏蓝色西装;女的也不矮,梳着马尾辫儿,也是苗条客。他们结账后站起身,男生熟练、绅士、亲切地帮助女朋友穿上灰白色的羽绒长服,女朋友坦然、享受地配合着穿好。走出门外,男生自然地伸右臂挽住女朋友的小蛮腰,款步走去。

  我想,在床上,男生也一定是这样优雅、自然。这种毫无夸张、粉饰的专用动作,是无限温馨的素描。如果,到了老年,老头儿依然乐此不疲一如既往,那一定是数十年的和谐美妙滋润积累的善果。

  这个时候,这一“半”和那一“半”的距离有多远呢?

  这里涉及两个文绉绉、酸溜溜的概念,心理距离和生理距离。有趣的是,世俗人间,最初的时候往往都是生理、心理距离接近等值,而伴随审美疲劳或者高烧之后,常常是最远的你才是我最近的爱。我记得我妈擅长总结哲理,比如这时她就会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意思是到了左手摸右手的地步,无所谓生理心理距离远近的矫情了。这,对于不把爱情过高摆放在家居当中的人而言,无可厚非,人生、夫妻有如白开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我想,生乃机会,本来此生并不容易,为什么不尽心尽兴尽情地好好爱一回呢?

  我的本科校友会大连分会会长熊彪师兄,是我比较认可的一位检察官。那年该会成立时,师兄极尽地主之谊,大会的前夜,师兄带病连番陪酒之后,深夜打起了吊瓶。大会进行时,师兄照样精神抖擞,不仅主持,还盛装亲自率众舞蹈。师兄是真汉子,真诚、阳光。夫人是教过我短期课程的关颖老师,大会时她在观众席坐着,目不转睛地望着师兄,满脸幸福,欣赏和自豪的眼神,涌泉一样从双眸中泛出。“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整体来讲,女人为了男人多数是不讲原则不讲道理不顾底线不计后果的,绝对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怨无悔,所以,这种女人一旦毅然决然地换片儿,那一定是伤神至无以复加,例如林青霞之离开秦汉。女人和男人的心理距离为零的时候,她自己已经把心和男人的一切焊接到了一起,所以大多数时候,生理距离如何是无所谓的,心有数、不在乎。相反,男人与女人的心理距离为零的时候更多是概念上的,割舍时有无数个俯拾皆是振振有词冠冕堂皇大言不惭的说辞。正好相反,男人更在意的是和女人之间的生理距离。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经验之谈,叫做抓住男人的胃就等于抓住了男人。大概其原理是,五行中胃属土,为身体养分来源,所以母亲从小给儿子哺乳、做饭,儿子长大了以后仍然铭记妈妈的养育恩情。如法炮制,一些女神一方面继续哺乳男士,另外则想方设法美食伺候,自塑出一个妈妈永在的愿景。土克水、水克火,心属火,火又生土,所以,这种假诸夯实生理距离从而有效把握彼此心理距离的套路,确实有不胜枚举的见效实例成为经典。

  还有一种暗流行的套路是,以为充分满足男人的性,就套牢了。可是骨感的现实情况是,实践、事实确凿证明,如此下策完全陷入了单纯纠缠生理距离的泥沼,效果当然无异于缘木求鱼。两“半”只有在源源动力下绵绵纠缠咬合,那些挥汗如雨电光石火不死不休的过程才是撼人心魄植入经络的经历,心理距离和生理距离方得以太极的形式实现归零交汇。

  一生中的相遇,永远只是有限的一段时光。而在这段时光里,为什么老是你是“你”、ta是ta?“你”甚至从未成为“ta的”。

  有一个非常遗憾、可憎的现象是,1949年后的三个版本的法律规定在本文议题上出入天壤。1950年版的婚姻法兼顾着心理距离和生理距离,第三条规定,“结婚须男女双方本人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第五条规定,“男女有下列情形之一者,禁止结婚:二、有生理缺陷不能发生性行为者。”第七条规定,“夫妻为共同生活的伴侣,在家庭中地位平等。”第八条规定,“夫妻有互爱互敬、互相帮助、互相扶养、和睦团结、劳动生产、抚育子女,为家庭幸福和新社会建设而共同奋斗的义务。”1980年版本的婚姻法以三个字的变化成本在1950年版本的基础上作了第四条规定,“结婚必须男女双方完全自愿,不许任何一方对他方加以强迫或任何第三者加以干涉。”2001年版的现行婚姻法裁判离婚与否的依据其实就是考察和衡量当事人之间的生理及心理距离,除第五条照搬了1980年版的第四条外,第三条规定有,“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第32条二款规定,“法院审理离婚案件……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㈠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㈣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㈤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到此已知,难怪白头偕老的画面越来越价格攀升。

  从这“半”到那“半”的道,在哪里呢?

  生理距离一定要根据个体情况用心保持适当的弹性。个体在人格、审美方面必须要保持相对独立。所有的前提都是,相互能否共融和至少有一个全马或者接力持久的共鸣亮点。

  “半”际的幸福,在宿命,也在慧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