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民致富

那些藏在“水底”看不见的功夫是他不断的突破与创新
日期:2019-09-24作者:贾佳来源:东方城乡报点击:

  在松江浦南五厍农业园区,上海唯一一家国家级水产良种场,松江区水产良种场的五厍基地就在这里。黄浦江上游的水滋养,特有的碟形洼地,形成了泖田湿地风貌。公园般的景致别有洞天,这里成了鱼儿的享受,也吸引了前来垂钓的人。熟悉的人都知道,要想找水产良种场场长张友良,不出意外就在场里,或在塘埂前,不分工作日和节假日。

  “搞水产养殖,不像是畜禽,一眼就能看得出状况。”每天,张友良一定会在塘埂前来回转转,在水边蹲上小半天,盯着水面,“定”在那儿。一年365天,几乎从不缺席。他说,是“在水边发呆。”这是他跟鱼打交道的方式,一边看着水里的动静,一边又琢磨着新的问题。这是张友良的“阵地”。

  择一事,终一生。1982年,张友良刚参加工作,对于这头一份工作,他一干就是37年。1996年,张友良接任场长兼推广站站长。这些年来,他守着鱼,守在一线,日子就像池面上偶尔冒出的水花,看似安安静静,但藏在水底看不见的功夫,却铆足了劲儿,不断迎来突破与创新。

  保种和选育

  技术升级从未停歇

  每年7至8月,是团头鲂“浦江1号”大卖时节,赶在一年中团头鲂售价的高峰季,相比常规上市提早2-3个月,鱼价每斤可提高2元。张友良和团队养殖的“浦江1号”,早在2000年被农业部审定为水产新品种,来自松江的“浦江1号”鱼苗,每年发往全国20多个省份,大约2亿尾,截至2018年,累计养殖面积25万亩。之所以受养殖户欢迎,因为“浦江1号”鱼苗养出来的成鱼,个个“身材好”,长、宽和背高都很标准;长势还快,由于能提早上市,减少了养殖成本,还卖得上高价,渐渐地,业界传出了一句共识:“养浦江1号,肯定赚钱。”冲着这个消息,不少养殖户专门从外地赶来,为看一看大名鼎鼎的鱼苗究竟出自什么样的环境。持续对“浦江1号”一个品种做良种选育19年,在国内,这样的机构已所剩无几,但张友良带团队就像起初一样,仍然是场里每年的重点工作。

  “国内水产市场品种很多,新品也多,但好的品种只有坚持做,才有可能做到最好。”提起养鱼,张友良总有许多心得。“像‘浦江1号’,选育不一定每年有成绩,但不选肯定退化,所以,提纯复壮工作必须一直做下去,让好的性状发挥它的优势。”2016年开始,张友良带领团队,在不断优化的基础上,探索优势配合,进行穿插繁殖,经过反复试验,使“浦江1号”相比淤泥湖原种在生长速度提高29%的基础上,又提高了15%。

  浦江上游水资源丰富,从自古扬名的淡水名鱼松江鲈,到塘鳢、翘嘴鲌等土著品种,松江水产良种场保种工作从未停歇。鱼种各有各的特点,也各有难题需要破解。2010年,张友良带领团队承担了市科技兴农重点攻关项目“松江鲈鱼规模化繁养技术的研究”,成功攻克了亲鱼培育、人工繁殖、水质调控、生态模拟等一系列技术难题,他和课题组发明的“松江鲈鱼育苗装置”、“松江鲈鱼孵化装置”二项技术,获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近两年,松江鲈在繁殖上又迎来新的突破。2016年,张友良和团队尝试自主研发全程人工饲料,去年,实现了技术成熟,逐步取代从前的活饵喂养。饵料技术攻关让养殖成本大大降低,助推松江鲈实现了规模化养殖。2014年至今,每年秋冬季松江鲈放流3~5万尾,长江流域已可寻到越来越多松江鲈的影子。

  再过些天,黄浦江大闸蟹也要上市了。作为上海河蟹养殖的一张“名牌”,黄浦江大闸蟹连续七年分获全国河蟹大赛“优胜奖”、“金蟹奖”、“最佳口感奖”、“最佳种质奖”等荣誉。2011年起,张友良和团队借助上海河蟹产业技术体系平台,承担了国家星火计划项目“高品质河蟹池塘生态养殖及加工废弃物利用技术集成与示范”和市科委重点攻关项目“高品质河蟹池塘生态养成技术研究与示范”,经多年研究推广,形成了以“稀放蟹种、精种水草、优化饵料、不用药物”为先进技术的河蟹大规格生态养殖“松江模式”,成品河蟹“四公三母”(雄蟹200克以上,雌蟹150克以上)的“大块头”约占70%,打破了“池塘不能养大蟹”的传统,并获发明专利。在他的带领下,“松江模式”年均辐射推广面积达10000多亩,产品走出国门,销往日韩、新加坡等市场。

  场里最懂“创新”的人

  对于创新,张友良似乎有一种执念。场里的人服气他,说他眼力“毒”,站在水边不要多久,塘里的情况就能看个一清二楚,找出问题来;张友良不善多言,但脑子里总是停不下地琢磨,一个个新想法,就在观察实践中,反复钻研了出来。

  这些年来,张友良带领的团队,创新表现在很多方面。比方,集聚式内循环养鱼模式,作为上海首家试点,引起了国内外关注。这可以算得上是目前国际水产养殖的尖端技术了,能够实现在200立方米养殖池内,养殖总体量达3万斤的草鱼,保障了高产高效和品质安全,还有效破解了传统养殖中鱼类代谢物无法有效收集的难题。今年,市农业农村委正式把该模式列入了上海市现代绿色农业发展专项项目,在全市推广。

  最初,池塘内循环流水养殖,还只是一个理念,由美国奥本大学提出,2013年,经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引入国内。由于理念太前沿,愿意尝试的人不多。张友良反复考察过几次,还是决定试试。2014年之初,就着手在场里进行1.0版搭建。2015年,他和团队承接了市科技兴农项目“集聚式内循环养鱼模式研究”,经过3年研究,在反复试验基础上,创新形成了曝气推水增氧、集聚池高密度养殖、机械投饵、代谢物收集和池塘自净五大系统。直到2017年,完全基于本地需求的3.0版本建成,松江水产良种场也成了国内先行把这个理念进行了创新式转化落地的地方。至今,奥本大学研究人员一直关注这里,每年都来看一次。

  相比引进之初,3.0版的集污收集系统和起捕投饵系统均实现了自动化、智能化,还创新建立了鱼菜综合种养模式,水产品也有了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在节水、节地、节电方面,不断显现出经济和社会效益。但在张友良看来,这似乎仍然是个开始。他告诉记者:“基于实践考量的技术创新,是没有一个边界的,究竟如何让水体循环和净化达到好的效果,从推广角度来说,可能还要不断去寻找一个投入和产出平衡点。有时候,一个指数变了,可能原来解决了的问题,又会冒出来。”

  在上海,张友良也是率先探索将种源渔业和休闲垂钓联动发展的,如今的“泖田湿地”就获得了原农业部颁发的首批“全国休闲渔业示范基地”,成为松江乡村地标式生态观光景点,团头鲂“浦江1号”、青鱼、草鱼、花鲢、白鲢等这些品种都成为垂钓佳品,800余亩水面和600余亩生态休闲林,营造出了不可多得的自然垂钓体验氛围。

  人物档案

  张友良,1963年生。上海松江人,松江区水产良种场(国家级)场长,松江区水产技术推广站站长。荣获2003年上海市劳动模范,2005年全国农业技术推广先进工作者,2014年上海市农业领军人才,2015年全国十佳农技推广标兵。

  【对话】

  记者:37年,您从没想过换一份工作吗?

  张友良:没有。这份工作是很辛苦的,也因为辛苦,不少年轻人不愿来,还常常面临招人难的问题。可虽然辛苦,也乐在其中。我其实一直高兴能有这样的平台和空间,能潜心研究和实践一些自己想做的东西。

  记者:一年忙到头,没打算过休息吗?

  张友良:养鱼不一样,一年365天,没有农闲和农忙的区别。既要懂技术,也要懂管理,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发,我都必须在一线,要了解每个塘每天的情况,只有自己懂了,才有可能把管理做好。

  记者:您似乎对“创新”有一种使命感。

  张友良:是的。这是由水产良种场和水产技术推广站的定位决定的。从市场和企业的角度考量,他们的创新成本不一样,也不会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这里。但市场还是需要依靠技术创新去推动,这就需要我们来做,专心攻破一些难题,能把好的技术推广出去,让更多人受益,带来增收,这应该是我们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