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暮春,还残留一份记忆
日期:2011-08-26作者: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点击:

  暮春,还残留一份记忆

  不知不觉中,春在我们喃喃呓语中悄然褪色。心里暗暗的,还是该出去走走吧,或许能在春的末梢栽种些温暖,我自言着。

  春意虽是盎然,然而,春天永远是多情的女人,几天来浓情蜜意似的,缠住你走进她柔柔的心波,梳理寸寸绿意。雪白纯净的梨花,在你眼帘点缀无暇的思绪,让人进入了无思无欲的意境里徜徉起来。而粉红的桃花在漫不经心中粲然开放,灼灼其华,红雨飞扬。你怎会忍心在闲暇之余蜗居家中,萎缩自己诗意迸发的激情,去拾掇暮春余味的眷恋。古往今来,多情的文人登高抒怀,发一番幽叹:“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都在春意阑珊的晚季宣泄自己。花草树虫,美人香草,无不浸染我们对美的一份呼唤。“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而我们只在岸的这头遥望,遥望成伫立的风景。

  但我决计不会计较春柔柔的娇气:在淫雨霏霏的小寒里,春料峭着自己阴柔的雨意,满地残红败枝,惹尽无限惆怅,笔墨间耗去了多少文人墨客的恋恋不舍的春思?“惆怅山川萧瑟红,几点雨意狂听风”,生命在春意阑珊中升腾和消褪。生生不息。循环着我们热爱和留恋的岁月。“举杯独醉,饮罢飞雪,茫然又一年岁。”

  而有时你会惊诧于另一种景象。那时,你恹恹欲睡的春困又将如何呢?能否点燃你内心蕴藏一个冬季的勃然冲动?我想。

  真的,学校的梧桐,几天来骤然间枝繁叶茂,绿叶葱郁。满树的鲜嫩挤挤挨挨,迎风摇曳,好不活泼热闹!如长长的绿瀑飞泻下来,流动而抒情。绿得耀眼,绿得娇柔。每个人都忍不住走上前去伸手攀摘其中的一枚嫩叶,藏在心间,藏住一个绿意飞扬的春。是呀,在我们内心缺失过多的纯净之后,谁不想拥有一个绿梦?开花,结果。经历四季,经历这漫漶污秽的世界?这些树已经有四十年的树龄,棵棵苍劲耸立,伴随着学校的足迹走过了风雨飘摇的几十载春秋。当年植树的时候,学校千人会战,稚嫩的脸上洋溢着春的微笑,植入一棵树,就是植入一缕微笑,一颗希望,同学们滟滟的笑意随清凉的水缓缓地流进了树的根茎,流进了它在黑暗中探索的韧劲。十几年,树任凭风雨侵蚀,无言的成长,枯荣交替,岁月更变,依稀送别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当年的植树人造已根生他处,茂密成林,而眼前的梧桐苍老中多了一份痴情,一份向往,在暮春中依旧闪烁着墨绿的光。看,枝枝叶叶,层层重叠,相拥着点点滴滴斜射进来的阳光,亲切而不拥挤,似是一个和谐的家,一个簇拥着希望的人,在彼此讨论着,那迎风摇曳的姿势,仿佛是在诉说:“来吧,阳光,雨露,暴风,骤雨,”而宽厚的叶面上泛着茸茸的绿,该不是满载着希望的帆,驶向秋的港湾,驶向一次宁静的微笑?

  望着这如伞一样张扬的树,满地阴凉,人站在树下,顿觉两腋生风,汗渍全无,这里一切都是柔柔的,没有突兀而坚硬的树干刺向苍穹,密密麻麻的树叶演绎着浓彩重墨的绿,演绎着生命强盛的召唤。只是,现在,树底下三三两两玩耍的学生,来不及填补这阴凉的地,这树枝的绿,笑声便是断断续续,随一阵铃声催进了教室,开始了他们日复一日的等待。而树呢,在迟暮的春残中,迎接炎炎的夏,凉凉的秋,皑皑的冬,开始了它生命年轮中又一次征程。又一个年年如许的守候。只是,我怕,怕这虬枝盘桓的大树在不经意中,根茎裸露,被肆意砍伐、践踏,木屑横飞。而依然要支撑满树的繁华,生命之中有谁能担负起重荷?这无言的挺立恍如浅浅流过的溪水,冰凉一样漫过我的心扉。倘如那一天的来到,我们有什么可以依靠的绿去编织我们栽种的梦幻?看到学生慢慢走近教室后的姿态,我忽然失忆着,我是不是也该去寻找我的一席之地,停息自己早已疲倦的脚和眼呢?

  一棵树,一朵花,甚至是没有人注视过的一缕草,只要在生命的长河中都能俏丽成令人仰望的风景,那么流过我们心头的些许焦虑都能化成希望的瀑布,化成紫色的藤萝,化成秋的梦,金色的,而不只是飘散在深秋前阵阵的零落,真的,我期望着。

  在这些伶仃无序的碎语中,我再次抬头仰望这进入初夏的树,这满是繁密的叶,在南风中飒飒作响。而我,只在初秋的门槛前如期迎接你的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