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大美乡村
日期:2013-12-24作者:来源:乐读网点击:

  乡村五月

  五月,春将去,夏将临,这时节的乡村最美。

  梨花早已消遁无踪,桃花也在绿叶后藏起它的粉靥,虽不再是乱花迷人眼,但梧桐正紫,槐花挂白,乡村别有一番情致。

  这时节的乡村,宛如情窦初开的少女,由青涩出落成熟,落落大方地迎接岁月的目光。

  花骨朵儿不再是艳,而是淡雅,如梧桐的一抹紫,像一位写意大师在一幅乡村水墨图上,看似随意实则精心的渲染。花香也不再是浓郁,而是清新,如槐花虽满枝,若没有一丝微风,你也嗅冰到它若有若无、仿佛远处传来渺茫的笛音似的芬芳。

  这时节,乡村的绿是最极致的。它脱了嫩黄,却又未走到墨绿,脱了轻浮,却又未入厚重,是恰到好处的青。如田垄间走过的一位绿衣女子,微风拂动她的裙袂,显出娥娜的身姿,丰满而不丰腴,青春而不持重。

  五月,乡村也正处于农忙前的一段闲暇里,油菜结荚,麦儿未黄,都以绿的色彩入眼。村庄似一位寡言的汉子,静静地坐在绿阴深处,安然地抽着一杆旱烟。

  梅子还青涩在江南的枝头,如有雨落下,也是细细的柔。当它在一颗樱桃或草莓的脸颊上滑过,是诱人的美。

  最美的景致是在清晨。这时节,你若有幸走近一座村庄,最好是选取一处高地,俯视或远观已从酣梦中醒来的村落。一声鸡鸣将太阳从山梁上拽出,五彩云层里射出的光线斜斜地照着灰瓦粉壁,炊烟和雾气在村子里缭绕升腾,营造一个梦幻般的仙境。氤氲中有肩荷农具的乡人走出,一个灿烂的日子就在他的额头闪烁。

  五月的乡村之夜也是情趣盎然的。月虽无仲秋的明,却也清朗,只是掺入了田间谷禾灌浆的清香,多了一份温馨和希望。初起的蛙鸣,将月色鼓荡起来,激起涟漪,村庄就好似泊在水湄的一叶扁舟,摇摇晃晃起一个丰收的梦。有一两只萤火虫,像刚刚点亮的小灯笼,照着一个孩童跳跳蹦回家的路。

  有磨镰声在村庄的深处响起,刃口上跳跃着月光。乡村在梦境中拔节,要将成熟的春,收割在六月的大地上。

  绿染乡村

  车子在原野穿行,凭窗远眺,乡村已被绿色包围。而座下的“宝马”就宛如一匹轻骑,在绿丛中穿插,要把一座村庄探望。

  从草色遥看,到漫山遍野,春天的王朝如此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瞬息间,大好河山已到处是绿色的盔甲与旗幡。

  山的绿是汹涌的,风过林,声如海啸,好像随时都要从高处把绿冲压下来。田野的绿又是茂盛的,像燎原的火,把烈烈的绿意卷向村庄。

  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处,村庄就在视野里出现。

  却在绿色的围困下,如此的岿然不动。庸庸地垂着一串串的瑰花,把一种闲适的气氛洒满村落。斜斜地挂着一朵朵的梧桐,营造一份淡紫的安逸。

  不见羽痕,雎鸠声声入耳;特童难觅,隔垄犹闻笛音。坐在绿色深处的村庄,如此的泰然自若,如此的气定神闲。

  布谷鸟的叫声将绿丝绒的帷幕拉开一道缝隙,就看见青山绿水做背景的舞台上,那些劳动者的身影。犁开春天,播洒希望,用汗水浇灌幸福,在绿的呼喊声中,等待着结穗的五月。

  破绿而行的车,终在村口停下。阳光透过树叶,把透明的绿撒满车顶。车如一艘船,停靠在绿意荡漾的岸边;心似一棵苗,突然向上拔了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