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概况

九连增后,新疆粮食供给侧改革之路如何走
日期:2017-08-09作者:来源:新疆日报点击:

  从2008年开始,新疆粮食产业就与“增长”二字联系在一起。在“区内平衡、略有结余”的粮食生产战略指引下,新疆粮食实现了连续九年增产丰收。然而长时间的增产丰收,使原本产销平衡的天平发生了一丝倾斜。

  2017年初,自治区下达全区小麦种植计划为1685万亩(不含和田地区),指导性面积较上年减少165万亩。7月23日,自治区统计局发布上半年全区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数据显示,全区夏粮总播面积比上年同期减少150.12万亩,预计夏粮总产672.76万吨,因面积缩减,预计总产比上年同期减少54.57万吨。

  新疆粮食结构相对简单,小麦和玉米的产量基本决定了粮食总产,小麦的产量和面积对全区粮食产量的走向有一定驱动作用。自治区农业厅数据显示,小麦的连年增产对我区粮食生产实现九连增作出了突出贡献。今年全区小麦种植面积和总产均有一定程度下降,加之今年全区玉米种植面积也有所调减,全区粮食总产预计降低。九连增后,全区粮食停止连续增产步伐,是喜是忧?

  小麦产量导向促成九连增。新疆远离内地粮食主产区,跨区域调运粮食成本高昂且耗时费力,这要求新疆的农业生产必须优先保证本地粮食供应,这也是“区内平衡、略有结余”的来源。

  为了给新疆粮食安全和“区内平衡、略有结余”加上保险,国家及自治区推行小麦敞开收购、直补等一系列惠农政策,确保农民种粮收入。

  然而,政策和市场总会出现配合不够默契的时候。近些年,新疆农业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农民收入持续稳定增长,特色林果业等优势产业快速崛起,农民增收一年迈上一个新台阶。小麦作为传统农作物,增产增收的空间并不大,按照小麦平均亩产500公斤计算,农民种植小麦亩均收入在1200元左右,这与一些高附加值特色农产品相比并不算高。于是形成了一个矛盾,小麦生产的稳定和农民种植的效益该如何权衡?

  多年来,国家敞开收购小麦的标准是按小麦等级定价,而决定小麦等级的几个指标中,最关键的是容重。容重是指单位体积内小麦的重量,干物质多、品质好的小麦重量就大,简言之,越是饱满压秤的小麦越能卖好价钱。

  敞开收购的定价政策和小麦比较效益偏低的事实,使通过增加产量提高小麦收益成为种粮农户的首选,生产与市场适销对路的品种逐渐被忽略。这使小麦生产进入产量导向的生产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九连增的实现。

  粮食“爆仓”有喜也有忧。听说过快递“爆仓”,如今新疆粮食也处于“爆仓”的状态。

  记者从中储粮新疆分公司了解到,九连增后,全区主要粮库储备充足,全区粮食安全完全有保障。也有业内人士测算,目前新疆粮食库存充足,即使个别年景粮食减产歉收,也不会影响新疆粮食正常供应,粮食安全不存在问题。

  但是,随着粮食库存的日益增加,也带来了收储企业仓容压力逐年增大,市场供大于求的矛盾进一步突显。自治区粮食局购销处副处长王宏亮说,虽然今年小麦种植面积、预计产量和收购量较上年有所下降,但仍处于历史较高水平,部分主产区仓容不足矛盾仍十分突出。

  中储粮新疆分公司购销计划处处长李健说,从2009年开始,为了防止出现农民卖粮难,国家对新疆实施国家临储小麦收储政策,有效缓解了地方企业收储压力,确保农民手中余粮应收尽收,维护了种粮农民的利益。

  一面是小麦库存高,一面是下跌的商品粮价格。由于粮食整体处于偏多供应,市场上商品粮价格并不景气。“一些地区小麦每公斤销售价格降低了0.1元—0.2元,与三年前相比,利润大幅降低。”李健说。

  总的来看,粮食“爆仓”反映出全区粮食安全保障充分,但也暴露出全区粮食尤其是小麦处在供求失衡的状态,如果没有国家政策的托底,小麦产业就有可能走进农民“增产不增收”的怪圈。

  供需失衡改革势在必行。九连增背后,是全区粮食尤其是小麦供需失衡的现状。一方面是在国家敞开收购、敞开直补托市政策的支撑下,小麦产量迅速增加;另一方面是小麦比较效益降低后,农民对托市政策的依赖性在不断增强。越是比较效益低,粮食产量就越大,粮仓的压力随之增大。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新疆粮食产业就此走进了死胡同。自治区党委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紧盯市场需求变化,切实提高农产品有效供给,有效解决农产品供求结构失衡的问题。

  “不能再走单纯追求产量的老路。”自治区农业厅种植业处副处长汤义武说,从长远看,全区小麦产业需要结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稳定、绿色、多元为发展目标,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基础上,以品质和效益为出发点,尽可能发展适销对路的有机和专用小麦,提升小麦的综合效益。

  今年,奇台县西地镇桥子村村民刘建新在自家麦田里种植了新的小麦品种——强筋小麦。这种小麦看上去与普通小麦并无明显差异,但加工成面粉后硬度高,很筋道,非常适合加工面包。

  “过去看产量,现在看订单。”刘建新说,今年他与当地面粉加工企业签订了强筋小麦购销合同,企业提供种子,他负责种植,不用担心小麦销路。

  如今,桥子村全村强筋小麦种植面积已经达到1000亩。奇台县农业局局长孙荣辉介绍,奇台县作为我区优质小麦的主产区,现有小麦品种多为中筋品种,为了适应加工企业对强筋小麦的需求,未来将针对不同的市场需求,实行订单种植、专用加工、定向供应,预计3年内可推广繁育10万亩以上,提高小麦的综合效益。

  各环节同时发力打通体制机制障碍。全区小麦产业出现供需失衡的结构性矛盾,深层次原因较多,涉及的部门也较多,必须各环节同时发力,打通体制机制障碍,小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能顺利开展。

  汤义武说,目前,全区农业部门正在从生产环节入手,加大适销对路的有机专用小麦生产力度,走订单化生产的路子,提升小麦档次。同时,全区正在积极开展强筋小麦和弱筋小麦的试点生产,以满足市场的更高需求。

  从生产到加工,小麦流通环节对小麦提质增效发挥着重要作用。一些加工企业反映,小麦存在按等级收购但不按等级存储销售的现状,使小麦在进入市场后品质混杂,制约了小麦的加工和升值。

  今年,中储粮新疆分公司采取了分等级分仓的措施,为小麦的加工升值提供保障。李健说,企业通过产前调查摸清本地小麦质量等级信息,对应做好收储布局,让等级占比大、产量多的小麦先入仓,占比小、量少的先打垛,做不到分仓的,通过物理隔离分区存放。

  处于加工环节的企业,同样在努力改革。新疆华麦新粮面粉有限责任公司就计划借助奇台小麦的产地优势,把面粉加工行业做大做强。该公司董事长张新文介绍,今年,企业按照小麦的品质、种类进行分类收储、分类加工,生产出不同用途、不同品质的面粉,以满足市场对不同种类面粉的需求,为此,企业专门引进了一套技术领先的加工设备,大幅提高加工面粉的品质,经过分类、精深加工后的面粉,预计效益将提升10%。

  全区粮食生产止步九连增,这并不是一个坏消息,反而释放出了改革和转型的信号,一条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满足市场需求、提升综合效益的粮食改革之路正不断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