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腹有诗书气自华
日期:2020-04-23作者:来源:新疆日报点击:

  林清玄在《生命的化妆》里说:“三流的化妆是脸上的化妆,二流的化妆是精神的化妆,一流的化妆是生命的化妆。”一说到生命,便有一种敬畏之情,怎么才能让生命自然流淌,既汩汩不断又一路芬芳?“多读书、多欣赏艺术、多思考,对生活乐观,对生命有信心、心地善良、关怀别人、自爱而有尊严”,这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体现在一个人精神气质上的真实面貌。 

  前些年在一家饭店上班,客堂的一侧设置了一间书画厅,在雕着镂空图案的厅门两侧,挂着一对金字木刻联——“相与观所尚”“时还读我书”,这两句出自两个人,组合在一起却是绝妙的搭配。上一句出自左思的诗,下一句出自陶渊明的诗,说出了我们怎样游刃有余地与人共处和独处。 

  与人共处时要“相与观所尚”,既要相互欣赏又要彼此尊重。餐厅是社交场所,当然要“相与观所尚”。有些食客饭毕总要到书画厅小坐,有翻阅诗文的,有一展墨宝的,把吃饭延伸为一次雅聚。 

  “时还读我书”更应是一个人独处时的常态。古人畅想一处竹篱,几间茅舍,于粗碗菊茶中手不释卷当然不错,但对今天已把千万册书装进手机里的我们来说,“时还读我书”岂不更方便? 

  想起那天,不期而遇一张宣纸。 

  一个古典雅致且溢满墨香的书画间,一张古朴的木制大桌上就用镇尺压着这张乳白细腻的宣纸。压宣纸的桌前摆着一张跟桌子同木质的方形大圈椅,椅的扶手上搭着一件外衣,外衣的主人手执毛笔正在沉思。沉思中,他一会儿用毛笔在砚池里反复蘸,反复在砚沿抿,仿佛砚台是一艘船,他要用毛笔这支桨找准启航的方向。一会儿他又面对宣纸凝神,仿佛宣纸是一片天空,他要定格一方厚重的烟云。 

  书法的笔势灵活舒展,洒脱有力,谓之龙飞凤舞,眼前这张宣纸上正在演绎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从右向左,一竖行一笔到底,然后蘸墨挥毫,又是一竖行一笔到底,起笔,从下往上点点儿,一气呵成的狂草功力令人惊羡。在写过四五行后,书者说:“这写字跟唱戏吊嗓子一样得天天练,如果一天不练手就生疏了,一月不练看见宣纸就不敢下笔了。就像你们写作,不经常看书练笔,过一段时间笔就生锈了。”这位气宇轩昂的白发老者令人暗中赞叹,我希望自己老去时,也能有这样被诗书浸染的精气神。 

  苦读有恒,好学无时。以前,城市里的图书馆寥寥无几,门可罗雀,而现在的城市,书房星罗棋布。人们闲暇之余,或独自或全家去书屋小坐一段时光,很能陶冶性情。本来嬉闹调皮的孩子,一到书屋,瞬间变得高抬步轻落足,慢声细语。老人们戴着老花镜翻阅着喜欢的书,白发在灯光下熠熠生辉。那些年轻人一进城市书房的门,就像过了一道滤网,所有的浮躁都被撇在了外面。书让他们松弛坦然地坐下来,他们专注看书的样子,很美。 

  读书是最好的“化妆”,它让你找到生命里最本真和自信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