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村庄的目光
日期:2014-11-28作者:杜福全来源:昭通日报点击:

  站在通村公路的尽头,往山坡上的那块山地一张望,我就看见了父亲和母亲,他们正佝偻着身子在地头拔花生。我估计,他们听到摩托车的响动后,就已经知道我回来了。

  我知道,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常常都是这样的,逢年过节,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山地里劳作,总会时不时地朝着回家的那条路上张望。我也知道,有些时候,尽管在电话中和他们说清楚了,说好不回去了,可是,他们在吃饭之前,还是忍不住要跑到坝子边上看上几次。那是因为,有一种期待,一直潜藏在他们心底。

  我在乡下教书时,参加工作好几年了,人也老大不小的了,终生大事还没着落。父亲母亲虽然没有像有些父母那样强迫我去相亲或者逼婚,但他们见我一直没啥动静,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家,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特别是母亲,老是举一些身边例子,或者有意无意的跟我提起这家姑娘或者那家女孩,看似不经意的闲谈,实际上是在暗中提醒我,希望我多加留意,眼界放宽一些,姑娘还是有的。

  我也知道,在我的父亲母亲的心目中,对“爱情”这样的字眼是不太清楚的,所以,他们也不太了解儿子的内心想法。当然,他们也有可能知道一点儿子的想法,所以才没有逼迫我草草了事。说句实话,对于自己的终生大事,四五年了还没着落,眼看着身边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没有结婚生子的,起码也是成双成对了,我年岁也不小了,人生还寸步难行,心里着急也是很自然的事。但在父亲母亲面前,我还是装着无所谓的样子,相信自己迟早也会结婚的。父亲母亲在心里已经很着急了,如果再看到我也着急的话,那他们不是更着急么。

  大概是十年前吧,那一天,应该也是中秋节,具体的时间可能在下午三点左右。当我回家走到坝子边的时候,爷爷正好也是坐在屋檐下摘花生。见我回来了,爷爷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往我的背后瞅了瞅,瞅了再瞅,然后说了句 ——“还是你一个人回来啊?”说完,又继续低下头,摘他的花生去了。我先是一愣,难道还有其他人要回来么?随即,我明白了——爷爷也在担心我的终生大事了。我不知道怎么跟爷爷解释,事实就摆在面前,我还是一个人回来的,而且一直就是一个人回来的。当时已八十高龄的爷爷,朝我的身后瞅了四五年也没见啥动静,他是不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我甚至在想,爷爷是不是在担心,我这样继续下去,他已经是离天远离泥土近的人了,能不能看一眼孙媳妇已经成了一个问题。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这样一想,我就显得有点悲观了,因为在爱情上曾经经历过一些挫折,我又有那么一点点理想主义情怀,而自己当时的处境也不容乐观,看不到我理想的前路。

  自从爷爷那次说了“还是你一个人回来啊”之后,我就有点怕回家了。我怕爷爷在我身后搜寻另一个身影的目光,我更怕看到他那因为搜寻无果的失望情绪。当然,不仅仅是爷爷,还有父亲母亲,他们的心情是一样的迫切。这种感觉,那次听爷爷说了那句话之后,得到了进一步强化。在这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回家的次数明显的少了。前一年,我还在学校教书,周末或者假期,要么就往县城跑,或者去朋友家玩个几天,或者就窝在学校里读点闲书,一个人独享孤独和寂寞。后一年,我借到乡政府工作,没有了寒暑两个漫长的假期,周末还可以以加班为由不回去,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

  直到2006年秋天,我把相处了几个月的女朋友,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带回了家,才算交了一桩差事。爷爷终于瞅见我后面跟着一个人了,看我的表情也跟以前不一样了。父亲母亲自然是乐坏了,小心翼翼地把我的女朋友捧在手心里,生怕她飞了。

  这以后,我结了婚,然后有了女儿。我常常跟母亲开玩笑说,以前你们关心你们的儿子,我结婚以后,你们就只关心你们的儿媳了,一打电话就问她这样那样的,全然没把我这个儿子放在眼里,你们有了孙女,就只关心你们的孙女了,吃喝拉撒样样过问?事实也是这样,自从我结婚有了孩子以后,每次我打电话跟母亲说要回去,她总是问她的儿媳回不回去,她的孙女回不回去。有时,母亲干脆对我说;“她们不来,你没啥事就别回来了,家里也没啥事。”好像我这个做儿子的,回不回去跟他们没啥关系的样子,关键要看儿媳和孙女回不回去。

  我知道,村庄里,老家门前的坝子边上,那些期待的目光,已经开始转移了,转移到了我的下一代身上。也因此,那些慈祥的目光,才会得到更多的宽慰,还有希望和期待的延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