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南瓜花粑粑
日期:2014-11-28作者:郭秀玲来源:昭通日报点击:

  盛夏,正值南瓜生长的旺盛期,家乡人深信种瓜得瓜,只见田头边、地埂上,瓜蔓纵横交错,瓜花自然就多,一朵朵瓜花争先恐后,就像黄种人选美大赛,张开金色诱人的笑脸,蜜蜂忙着干活。看着这些养眼的金黄,不由得使我想起好吃的南瓜花粑粑,让我感到分外亲切和温暖。

  在大家庭清贫的时光里,童年记忆中吃的很拮据,唯有母亲地里的瓜花最懂穷苦人的难处,满地满埂开得最好。做瓜花粑粑是母亲当年的绝活,但是难得吃上,只是一年一度的夏季有,要是能吃上母亲用心做的瓜花粑粑,那绝对是口福。

  一大早,勤俭持家的母亲就带上镰刀,拎着提篮,到地里割下一朵、两朵……不多时,金黄就装满小提篮。这是地里的轻活,季节一到,我也学着母亲干起这活来。每当这时,母亲就会指着一朵花告诉我:像这样的花不会结瓜,让它烂在地里怪可惜,不如做成好东西给你们吃。要尝鲜,可不能睡懒觉,早晨的瓜花最鲜嫩,做出来的粑粑味道才鲜美。

  我把采回的花去了花蕊和茎,把花瓣洗净、沥干水分。随着母亲一声声刀起刀落敲击砧板的声音传来,花已经被切成不均等的碎片,打鸡蛋自然是我最爱干的事情,母亲则在鸡蛋碗里放上适量的麦面,撒上几粒盐,我顺势搅搅拌拌,浅黄的蛋液镶着金黄和少许淡绿,变成南瓜花糊,远望像染料,近看像块圆形花布,看着让人垂涎欲滴。

  母亲在锅里倒上适量的菜油,等油花滚起,慢慢地倒入南瓜花糊,轻轻转动锅柄,让南瓜花糊均匀摊在锅底,小圆变大圆,用小火慢慢烤,油的“滋滋”声一过,用铲子顺着一个方向把五成熟的粑粑翻个身,等另一面也成向日葵的颜色,喷香可口的南瓜花粑粑就做好了。

  候在锅边学手艺的我总是迫不及待。说是学手艺,不如说是等吃。母亲明白我的心思,和蔼可亲的脸上露出几分爱怜,连忙撕一小瓣儿,贴在唇边轻轻吹一吹,在双手里交替颠几下,等冷热相间的时候放进我的小嘴,又酥又香的美味直往肚里钻。

  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南瓜花粑粑可是我吃过的“最高级的食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