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孱弱的强大
日期:2014-11-28作者:庞 白来源:昭通日报点击:

  野草的生命是孱弱的。即便最孱弱的人,也可以轻而易举把貌似神气的野草踩踏进泥土,或者把野草踢得四脚朝天。

  但是野草的生命也是强盛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没有人知道野草怎样一夜之间染绿山岗,也没有人注意最大的风中,为什么野草不会被吹倒。但是,即使翠绿而且不被吹倒,野草也不会因此被认定为强大的存在。

  野草是孱弱的。很少有人会反驳这个说法。甚至我也觉得用孱弱和强大这两个南辕北辙的概念来评判野草,是一件滑稽、荒唐的事情。想一想那青的、黄的、粉的、红的、甚至紫的和黑的野草,那么低矮,不但低矮而且还疲惫不堪和屏息低眉。大多时候,它们被忽视,除了浪迹天涯醉倒路边的老人,几乎没有人注意路边的野草。野草毕竟是野草!

  还有那些闲散的牛,它们天天在青草坡上富翁一样舒适地散步;还有那些被骂为无耻的狗,它们在草丛中追逐打滚,肆无忌惮;还有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从草坡上走过,仿佛草坡是老天爷理所应当为他们铺设的地毯,他们可以心安理得地在草坡上肆意穿行,走去远处或者从远处回家。

  被践踏着的野草什么也不说。

  野草不能说话。即便野草能说话,野草又能说些什么!

  而人会说话。人和野草虽然生长在同一方天空下,但是站立在野草上面感叹“大风起兮云飞扬”的人,只有风沙吹进了眼睛,才会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酸涩的眼神才可能不小心看到微不足道的野草。即使是这样的时候,伤感地站在野草上的人,往往还是忍不住朝天嘀咕: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自命不凡、妄自菲薄却又无力回天,主宰自己的命运。这难道不是人在茫茫天地间面临的难堪吗?

  野草当然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野草没有脚,它们不能用行走来躲避灾难;野草没有嘴巴,不能用说话来呼喊冤屈;野草没有组织更无法制定规则,不能构成联盟来抵御外界的侵袭。除了人对它们的称谓,野草一无所有,野草是被动和绝望的。

  但野草生存了下来,或是大面积,或是孤苦伶仃,以孱弱的姿态,在大地上的高高低低远远近近不断延伸——抵达人类无法低达的境地。它们不知道生于何日,也不知道死于何时,春秋更迭,生死轮回,它们前仆后继地从泥土中挣扎着冒出来。

  野草和人类不同。

  野草有野草不为人知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