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与作品

忙乱了
日期:2014-11-28作者:蒋 寒来源:昭通日报点击:

  一忙,就乱了,信不信由你。

  庆昌是个大忙人。战友分别20年了,去年逮了个空去看他,他在邮电局上班。名为办公室主任,实则肩挑数担。没办法,谁叫领导喜欢他呢!当过兵,能吃苦,有责任感,干活让人放心。偏偏他对手下也严要求,小年轻总是达不到他的标准,他只好事无巨细。我提醒他多注意身体。他也反复强调,准备把担子压给年轻人了。

  回京后,我几次去电话,他都在开会。有时开到晚上11点,说还没吃晚饭。在部队时,我报道组,他电影组,就知道他是个夜猫子。除了放电影,他还跟我学写新闻稿。这不,派上用场了,他在局里主编了一张报纸,同时兼着省邮电报的特约记者。不难想象,倘若没有当兵的身体底子,他早累趴了。

  平时,我几乎在QQ上挂着。有时,他会猛一下窜上来,跟我开几句玩笑,放松放松。

  可这天他一上来,火力很猛:“拥军找过你吗?”

  我回:“没有。”我当报道组组长时,拥军是他的组长。

  他说:“20年没见了,找我借钱?你说这算啥事儿?昨天给他1000,然后又说不够,我说没了,打好几次电话了。唉,对他的印象一点也没了,一点好感也没了。死缠烂打。”

  我说:“上次来,你咋不给我钱呢?”

  他说:“俺错了行不。”

  我说:“跟你说过,别乱借钱,借出去就别到处说。认倒霉吧!”

  他说:“我就是问问他找过你没?我感觉他现在好像是个骗子。对他以前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我帮庆昌分析:“中间肯定有误会。你想啊,20年不见面,作为组长,他会因为1000元败坏自己名声,不值得吧!是你亲自打的钱,打到他名下的吗?”

  庆昌解释:“我忙,吩咐手下打的。可是拥军确确实实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

  我说:“这不就结了嘛,串了。拥军的电话与骗子的信息巧合了。再说,他若是骗子,肯定有不少战友反映吧,你听说了吗?不至于骗你一个人吧,更不至于拿你先开刀吧!”

  庆昌说:“我想也是。”话题就转移了。

  两个月后,我突然接到拥军的电话,与他已是20多年没见了,甚至连声音也是20多年没听到了。自然是感到亲切。一块儿回味着在团里的愉快时光。两个组长显然是有说不完的话。分别时,不兴手机,更不兴网络。他说:“我一直在找你啊,终于找到了。”

  我见客气的话题扯得差不多了,话锋一转,直接进入了不客气的话题,问他:“前阵子你与庆昌,说是借钱,到底怎么回事?”

  他说:“我正为此感到憋屈啊,今天正是要跟你说这个事呢。”

  我说:“真是误会吗?”

  他说:“对啊,庆昌说我在济南被派出所逮起来了,向他借钱,托他找关系放人,我哪去济南啊,他说分明听到是我的声音。你知道他的耳朵一直不好。我问他手机号呢?他说是13922476×××。那根本不是我的号,告诉他可以查那个号的所属地,不行就报警。”

  我听了都觉得可笑,问:“那几天,你是不是给他打电话了?”

  他说:“你知道政治处的郭干事吧,那段时间我在联系原电影组的战友去安庆拜望他,基本上给电影组的每个战友都打了电话和发了短信,基本上都同意去,没想到联系庆昌时,出了这个事。”

  随后我们加了QQ,他一上来就说:查到了,我是4月30日给他打的电话,因为事情憋屈,所以,短信至今没有删除,是下午15时30分开始的。接着,他复制粘贴了庆昌的手机信息——

  第一条:我开会呢,钱是真的借不到了,你想别的办法吧。

  第二条15:36,收到,有空一定去。

  第三条15:38,嗯,昨天刚给你一千。

  第四条15:38,卡名曾凡东。

  第五条15:39,难道这几天不是你打的电话?

  第六条15:41,13922476×××。

  第七条15:42,跟你说话一样,从昨天到现在一直跟我联系。

  第八条15:53,好的。

  还用说吗,是庆昌忙而生乱了。

  拥军为了证实他不差钱,硬是通过QQ视频,让我看到了他的手机店,并用手机跟我通话:“这些年,我总算安定下来,开了店,成天忙生意,哪有时间出去……”

  拥军打了两个多小时电话,都快将我的手机电池耗光了。就一个目的,让我从中调解,消除庆昌对他的误会。以前在部队不就是这样么,电影组内部解决不了的,就由我这个报道组组长出面。

  我当即给庆昌拨了过去,他正在开会。我简单一提。他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说:“是是是,误会了误会了。”

  我分别提醒他俩:你忙,骗子就给你添乱。

  二人均表示:以后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