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部网站
位置: 首页>乡村>农村文化>作家与作品

插枝梅花便过年

  • 日期: 2019-02-12
  • 来源:定西日报
  • 字体:
  • 打印本页
  • 分享
  • 2019-02-12 09:02
  • 来源: 定西日报
  “寒家岁末无多事,插枝梅花便过年”,这是郑板桥的诗句。字里行间透着一股雅趣、喜气。

 

  冬天我插的最多的瓶花,就是蜡梅和南天竹,红色的果子配上黄色的花朵,真是美不胜收。

  瓶花以单枝为妙,双枝则俗。而且插枝不宜过多,多则乱矣,韵致全无。按照文震亨的说法,“花宜瘦巧,不宜繁杂。若插一枝,须择枝柯奇古;二枝须高下合插。亦只可一二种,过多便如酒肆”。阐述可谓细矣,这与袁中郎《瓶史》的观点、李渔《一家言》的见解、沈三白《浮生六记》的论述,如出一辙,都是要求插花活泼自然,有生机、有韵味,高低有层、疏密有致。

  “水仙秋菊并出姿,插向瓷瓶三两枝”。看样子,钱牧斋也是爱好插花之人,他的诗不但阐明了插花的巧配,更说明了插花的枝数,这也应了过密过繁则俗的俗语。插花材料选取更是随意,按沈三白的话说,枝枝叶叶都可以入诗入画,只要给我们美感就行,“枫叶竹枝,乱草荆棘,均堪入选。或绿竹一竿配以枸杞数粒,几茎细草伴以荆棘两枝,苟位置得宜,另有世外之趣”。

  所谓的“位置”,也就是放置的地方,就是瓶花与环境的布置组合。高瓶大枝放客厅,才能大快人意;淡花小瓶置书斋,才能养心悦目。插花也与写诗一样,功夫在插花外,有时候,一瓶插花表现的不仅仅是诗情画意,更是主人素来的艺术修养和内涵气质。

  尽管古人的“宁可无花,毋及凡卉”已不足取,但随季节插入有代表性的花卉,还有应该借鉴的。人们常说,兰令人幽,莲令人淡,菊令人野,梅令人高嘛,蜡梅或者梅花伴上南天竹,不正是冬季的象征吗?风拂夕照,那灵魂、那姿色、那性格,都会给我们美的灵感,美的享受。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