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部网站
位置: 首页>乡村>农村文化>作家与作品

最是难忘“蒸馒头”

  • 日期: 2021-01-18
  • 来源:甘肃农民报
  • 字体:
  • 打印本页
  • 分享
  • 2021-01-18 09:12
  • 来源: 甘肃农民报

  九十年代,我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儿时的时光安静祥和,没有车水马龙的嘈杂,没有人来人往的喧闹,没有工业轰鸣的响彻,没有忧愁不断的纷扰。每每想起那时候,觉得心里有一团温暖在蔓延,陪着温暖一起涌上心头的,还有那飘着香气的大馒头。

  在北方,馒头和萝卜、红薯、大白菜一样,是必不可少的食物,也伴着大多数孩子的童年。

  那时候,母亲的手还很有力气,头发还没有白,厨房里总会有那么一个小碗,碗里放着那么一块儿“面起子”。等它放进盆里的时候,我就知道母亲要开始蒸馒头了。

  母亲忙着把面粉倒进盆里,再倒上水,然后开始和面,将面粉揉成团。有时候母亲的袖子会在过程中落下来,她就会喊我,让我帮她把袖子卷上去。我边卷着袖子,边问母亲:“娘,快好了吗?这次能蒸几个?”母亲总是和蔼地说:“先去玩吧,一会蒸好了喊你。”

  那几乎是我童年里听到的最美的回答,说这话时,母亲的眼睛闪着星光,轻轻地一笑,好像所有的岁月都开始灿烂生花。

  大白馒头出锅的时候,冒着热腾腾的蒸气。别管在外面玩的多么开心,只要闻到馒头出锅的气息,我就会放下手中的玩具,马不停蹄的飞奔进屋里。母亲端着一碗凉水,蘸一下水,拾出来一个馒头,再蘸一下,又一个出锅。直到一排排的馒头,像士兵一样,整齐地被母亲排列在篦子上。

  我顾不上洗手,也顾不上烫,抓起来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填。母亲总会说:“慢点,没人跟你抢。”

  越嚼越香……

  那时候的菜很简单,就是一些老咸菜,一些蘸酱,饶是如此,我也能轻易地吃下三个大馒头,直到长大后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满足。

  逢过年的时候,除了蒸普通的馒头,母亲还会蒸各种各样的花馒头,带着红彤彤的甜枣,小兔子等多样造型。当馒头蒸好后,那些带造型的馒头比生面的时候,更加栩栩如生。我拿在手里,像捧着工艺品一样爱不释手,端详来,端详去,竟不舍得入口。

  如今,家家户户已经很少再自己蒸馒头吃了,大多数都开始买机器做出来的馒头。蒸馒头的人,已经寥寥无几。而母亲的手也没有力气了,头发也白了,“蒸馒头”已是生活里最难忘的记忆……

附件下载:

相关推荐